吉华K校千人悼念曾文珩
筹募基金供子女教育用途

January 13th, 2006 by 站长

逾千名学生、校友和嘉宾,今日下午前往亚罗士打吉华独中礼堂,悼念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曾文珩老师。

曾文珩生前在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任教,是一名受师生敬爱的老师,但是不幸于去年9月11日发生意外,因踩空受白蚁蛀蚀的楼板,从15尺高的学校礼堂楼上跌下不治身亡。

这场悼念会是由吉华校友会举办,出席悼念会的除了曾文珩生前的学生、同事、朋友及吉华校友外,马华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曹智雄和哥打达鲁阿曼区州议员张日洲也有出席。张日洲也是吉华校友会的主席。

办公室失去往昔欢乐

吉华K小校长赖劲华、张日洲和各校友及学生,分别在悼念会上发表感言。一些老师表示,曾文珩生前喜欢在教师办公室内讲笑话,自从他离开后,办公室内就失去了往昔的欢乐。

主办单位也播放了曾文珩老师生前的照片长达30分钟,当地的佛教团体“馨禾坊”也现唱演唱特意为曾文珩所作的歌曲《以心诚待》。这时,许多老师、学生和校友都忍不住落泪。

曾文珩的遗孀妻子黄丽根也在追悼会上致词,最后吉华K校学生以一首《掌声响起》结束今天的追悼会。

追悼会在下午2时30分开始,历时两小时。

追悼会现场也展示了曾文珩生前的物品,其中包括他所穿过的各团体理事制服、他擅长编织的中国结、书法作品、学生所架设的网页,以及意外事件的剪报和相关评论等。

曾文珩生前也是一名重感情的老师,追悼会展出了他为学生、朋友和同事所准备的礼物,以及一张记录他们生日的“生日表”,奈何这些礼物再也无法由曾文珩亲自交给他们。

筹“曾文珩教育基金”

主办单位也在现场筹募“曾文珩教育基金”以供其两名子女日后的教育用途。他的大女儿目前就读小学,而小儿子则尚未入学。

曾文珩的意外事件敲响了华教界的警钟,更揭露了华小长期以来因为缺乏拨款维修校舍,学生被迫在残旧校舍上课的安全问题。

在曾文珩事件所引发的舆论压力下,教育部长希山慕丁于去年9月19日宣布拨出一千万令吉给各源流小学,充作紧急维修校舍拨款。

但是华教人士普遍认为,此举并不能解决华小长期以来受到政府不公平对待的困境,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应该是将华小拨款制度化,公平地按造学生人数分配拨款。

曾文珩老师追悼会

December 29th, 2005 by 站长

地点: 吉华独中礼堂
时间: 2:00下午
日期: 13-01-2006

以心诚待 – 馨禾坊

December 5th, 2005 by 站长

我将双手紧握鸣心意
想你给我人生一次惊喜
这个掌声在我心复预习
盼了好久
始终不曾响起

是你教我人生实义
以心诚待
舞台绽放彩异
给我色彩
你却离去
掌声幕后
我该往哪去

用心承诺
在我人生舞台
不曾 放逸 忘记
我只愿 远方的您
可以 对我 放心。。。。。。
这话在我心刻划痕迹
以心诚待
人生每个际遇
我听见了掌声悠悠响起
好久好久
不曾落寞
归寂

这是为已故曾文珩老师而作曲。老师生前常叮咛他的学生,要用心看待每一件事,用诚意感动人生每一个际遇。将一生奉献在教育,佛教事业和舞台上的老师,唯独衷爱《掌声响起》。。。。。。

馨禾坊 合十

下载”以心诚待”

关于馨禾坊
馨禾坊于今年年头创立,是马佛青总会吉打州联委会的属下。这个坊的创办者是由三十八位在2004年12月所举办的佛学生活营的筹委。在这营的进行中,每一个筹委都非常融洽的相处在一起。营后,大家不想就这样让这份感觉,便合力向马佛青吉州联委会申请创立馨禾坊。馨禾坊是属于一种佛教团体,一种让人家感觉得到这份温馨的感觉。

这首歌是在前几天才完成,创歌的原应是为了纪念曾老师。我们已将这首歌交上一个比赛,名为’缘创奖’。

这首歌已包含了老师曾教过我们―――以心诚待

「曾文珩教育基金」

October 15th, 2005 by 站长

「曾文珩教育基金」(BOON HENG EDUCATION FUND)即日起開始歡迎大家慷慨捐獻,主要是作為曾文珩2名年幼孩子的未來教育經費。

曾文珩留下2名幼小孩子,即大女兒曾奐珣(10歲)及小兒子曾奐韋(4歲)。

這項教育基金是由吉華K校協助申請,董家教目前已在豊隆銀行(HONG LEONG BANK)申請了銀行戶頭,號碼為164-5000-9851。

凡是有意捐獻款項者,可以把支票寄到吉華K校校址
SRJK (C) KEAT HWA,
Jalan Kampung Perak,
05100, Alor Setar,
Kedah。

救救华小
吴乃大

September 22nd, 2005 by 站长

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楼坠楼身亡,以身殉职,是单元主义政策的牺牲品。全马华教人士表示极大的震惊和遗憾。

事发后,教育部长希山事后把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说法,是在推卸责任,根本无法掩饰单元政策的灾难性本质。长久以来,借口所谓“全津”与“半津”的区别,使华小不能获得合理的拨款,是曾文珩事件的根源;而这纯粹是人为的划分,并无半点的法律根据。华教界要求希山解释这“政策”的合法性何在,承认错误,立刻废除一切有关的“非法”措施,并补偿曾文珩的损失,并负起扶养曾文珩子女的责任。

其次,教育部有责任采取紧急措施,拨款给所有存在危楼的学校,保证类似不幸事件不再重演。其三,与董教总和有关的各源流学校当局坐下来协商,寻求长远的根治之方。公正党认为,曾文珩的无辜牺牲,无可争辩地暴露了单元教育政策违背公平原则的本质,现在已到了非加以纠正不可的时候了。与其推卸责任,粉饰国政强烈的偏向性,不如正视现实,有“偏差“必改,有错必纠,实行光明正大、开诚布公的教育政策,以谢非土著公民社会。

华教界感到纳闷的是,他宣称正在倾注80%资源推行的精明学校,“不会牺牲非国民学校”的宣传,究竟有多少可令人信服的成分?一边厢,是宏大现代化的精明学校,另一边厢,是白蚁蛀蚀,岌岌可危的非土著学校,事实无情地粉碎了希山所声称的“公平”。我们要求透明化,请希山向广大的华社解释。

白蚁蛀蚀的不仅仅是吉华K校,而是已经蛀蚀了和正在蛀蚀着整个华文教育,岌岌可危的吉华,是华教命运的缩影。当前的任务,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是对症下药,开刀动大手术,实行全面改革百病丛生的教育政策。文告要求教育部长不要违疾忌医,拿出诚意和勇气来,实事求是地面对严酷的现实。

2005-9-15

马华与“白蚁”共存亡?
麦翔

September 22nd, 2005 by 站长

曾文珩不幸事件发生后,华社舆论哗然,韩先生乱了方寸,语欠逻辑。马华领导对韩先生的言论有意无意保持“沉默”,其刁诡处,直令华社怀疑“与华小共存亡”有多少斤两!

韩先生先是谕令华小填“一大叠”文件,三个月内保证处理“危急”建筑物。现又颠倒因果,反主为次,为单元主义粉饰,叫华教人士不知其所云何物。新近在“最民主”的、强调华社利益声中上台的马华领导层,对韩所说所为,不置可否,等于是盖上了默认的钦印。

韩的最新说词有几点值得注意:(1)华社一窝蜂“拚命”(韩部长语)投诉遭白蚁侵蚀,给外人“错误”印象,华小“好像一团糟”?韩先生,你错了,大错特错,华小本来就是“糟得很”嘛,那是因为受到一面倒的“白蚁”长期的侵蚀的缘故,何错之有?(2)华社压力“过大”,华小校长不能专注学术水准的提高(大意)?韩先生,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指出教育部准备令华小校长去做实际上做不到的“荒唐”?华小每周上课50小时为极限,可243方案却企图要华小校长安排超过50小时的课在50小时内上完,这压力大还是董事部的“压力”大?(3)校舍被蛀坏了,上报一年、两年没有下文,而新生报名连年增加,董事部急了,一时又筹不足钱,两头为难,韩先生可曾体会到这有多矛盾吗?

曾文珩老师做了一面倒政策的牺牲品,以性命打开了长期封闭着的闸门,激起华社普遍的反弹,催促有关当局改变一面倒的政策,这分明“好得很”嘛。如果马华“与华小共存亡”是真的,不是假的,此正其时,争取废除或纠正一面倒的政策。可能韩先生神经过敏了吧,却反其道而行,避实就虚,反而对华小指指点点,这恰恰证明,马华其实占错了立场,没有固定的政策,有的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权宜之计。韩先生,如果你不认同此说,很好,欢迎你提出“大道理”来!

华教是一座大“危楼”,受到一大群白蚁蚕食着:
(1)243方案企图连根拔起华教,
(2)拨款一面倒,连维修都不能,更何况重建?
(3)师资长期不足,韩部长解释了又解释,局面并没有好转,
(4)华小“滞胀”,几十年来,人口大幅增长,华小不增反减。

随手拈来,就有这么几大条,条条随时都足以倾覆华教大厦。请问,事无论大小,处处、时时都都急就章地临时抱佛脚,华教能免除倒塌的命运吗?象韩先生颠颠倒倒的样子,更是等而下之,到头来,只怕马华本身也成了“白蚁”。话虽如此,韩部长,大可不用担心,“白蚁”可以吃掉华小,决计吃不掉官老爷头上的乌纱帽!

2005-9-19

宗亲姐: 五万令吉的泼款够吗?

September 20th, 2005 by 站长

宗亲弟,你的不幸牺牲;现出了政府的无能与腐败,滥用广大人民所付的税务,把钱花在不应该花的地方,白象的计划多得说不完,差不多每项工程都涉及滥权,贪污与舞弊。加上花钱如流水的不必要之活动;都非常容易得到泼款。华校的问题在政治的偏差之下;一首又一首的悲歌唱出了我们华裔子弟的心声,政府官员都不是聋子;真要解决问题的话,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吗?马华当家又如何?不当权啊!明明知道在政策上有偏差也有口难言,除了沟通还是沟通;为的是甚么?为的是怕官位不保啊!怎么时候才能放大胆子;大力去争取;为我族人谋应有的福利呢?我们都是有贡献的一群啊!我们都是有纳税的!五万令吉的泼款够吗?不要讲富丽堂皇,连起马的维修都做不到啊!

五万和五百万之差

September 19th, 2005 by 站长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新海峡时报报导,关税局假借官方活动之名,耗资五百万令吉为其总监设欢送会。首相阿都拉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吃惊,闪过他的脑袋的是,即使是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为他设的欢送会也没有花这么多钱。禀告首相,作为马来西亚的华裔子民,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和首相阁下一样,也感到吃惊,但是闪过我们的脑袋的,并不是前年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花多少钱为他设欢送会,而是几天前吉华K校曾文珩老师因踩上教务处白蚁蛀蚀的地板跌死之后,副教育部长韩春锦赶到现现场,宣布政府拨款五万大元,给吉华K校修补白蚁严重蛀蚀了的校舍。

五万和五百万,相差多少?相差一百倍。小孩子和老人家不必终身学习,也懂得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用母语教的数学和用英语教的数学,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关税局总监退休,如果真的像新海峡时报所说的花五百万来欢送,那笔钱足够让马华领袖宣布拨给一百间被白蚂蚁蛀蚀的华小,每间五万元修补费,足够让一百间华小的董事部和全体师生向马华叩谢一百次那么多!

现在这个动用公款五百万欢送关税局总监的事件传开来,首相都表示惊讶了,政府方面当然会进行彻底的调查。全国人民都在急切的等待调查结果。在我国人民的心中,我们是多么希望这是新海峡时报没有专业道德,破坏清官的名誉。要不然,我们会因为五万和五百万之差感到不能释怀。我们也要让首相明白,我们把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和五百万元欢送关税局总监这两件事情作比较,是因为这样强烈的对照,才能突出一些政府官员处理问题时的荒谬。我们绝不是要把事情政治化。

曾文珩老师事件发生之后,举国哀痛,尤其是华社各界,纷纷发表意见,都从曾老师的死谈到华小所得拨款太少的事实,即使是马华拥有的南洋商报,也列表指出在第八大马计划下,华小人数占全国小学生总数的20.93巴仙,但是所得发展拨款仅占总数的2.73巴仙。凭这数字,许多人要马华解释,宣称当家又当权又要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什么对这些数目字视若无睹?在党选期间替自己宣传而讲话讲到喉咙沙哑的马华领袖们,到今天都还没有回答华社的这一个疑问。

答案是什么,华社在等待。9月16日,星洲日报报导黄家定强调:“拨款维修危楼不应该被视为华小课题,因为不只华小面对校舍不安全的问题,许多国小和印小也一样。只不过教师从危楼跌下惨死的不幸事件,刚好发生在华小。”报导说:“他促请各方理性看待这个课题,而不是把它视为华教问题。他也不希望有人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言下之意,把这课题视为华教课题,就是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

既然马华已经站出来警告华社,不要把曾老师跌死事件视为华教问题,不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相信华社今后再也不敢追问发誓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何当家又当权却让占总数20.93巴仙的华小学生只享有2.73巴仙的发展拨款?他们只好转过身去向首相表达他们的看法:用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比起用五百万元去欢送一个关税局总监,相差一百倍,不是我们要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而是这事情确实太离谱了!请首相关注和出面协助华小。

林佩文: 将悲伤化为力量

September 17th, 2005 by 站长

曾夫人:

对您丈夫伟大为华社牺牲,我献上深深的谢意与祝福。

祝福曾老师走得安详,走得无牵无挂,保佑他在天国为华社争取到更多的公平和社会安宁。

希望您能将悲伤化为力量,好好教育您的一对活泼可爱的子女。更希望您能照顾自己的健康,因为您的子女和很多华人子弟更需要你的照顾和指导。

如果曾老师伟大的牺牲能够唤醒政府,早日拨款让吉华K校重建,我建议校方能以曾老师之名命名一间课室。更希望教育部能负责您一对子女的教育基金。


安康 ,快乐。

巴生
林佩文上
17.9.2005

徐昭德(吉隆坡@朋友〕: 你已去美丽的世界,所遗留的爱不会白费的!

September 16th, 2005 by 站长

虽然我不是他的学生,但并非不会不伤心。只是为他哀悼过! 舒服多了,老师的遗言是什么?他给我的启示是: 遗爱在人间,老师要教导我们是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悲伤,他会很伤心,因为他不想要让他所爱护的人或爱护他的人所伤心。而辜负了他的一番教导, 他的成就 - 就是要我们去帮他完成他的心愿。我的看见: 老师的丧失让我们更要注意这件事情! 不要只会难过,而让这种事在此发生悲痛的事。 热爱生命!就从你我做起。。。

曾老师: 你已去美丽的世界,所遗留的爱不会白费的! 安心去吧!

曾老师的家人要振作起来,不要让老师有牵挂。安息,让他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