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读者来函' Category

碧芳: 有话向曾文珩老师说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在报章读到头条大標題,亚罗士打吉华K校白蚁蚀楼板, 教師二楼墜下跌死。 私心在做怪,心想最好不是我認識的,再看看照片,非常熟悉的面孔,閱到曾文珩這三個字。心想怎么會是他 – 我的中學同學. 一樁我似乎已忘了的往事又顯現. “初三那年,負責藍隊運動會的選拔導師要我參輿100米, 200米,400米, 4 x 100米, 4 x 400米 的賽跑項目. 但是我只想參輿100米, 200米 及 4 x 100米 的項目.激怒了負責導師, 她說如果不參輿400米 和 4 x 400米,那就不必參輿全部競賽項目. 任性的我馬上套上校裙離開, 已忘了是不是文珩跟隨住我勸回去, 只記得他延續幾天勸了我幾次.不過我始終都沒回心轉意. 到了高一那年, 在選拔賽要進行時,文珩又跑來勸我參加,不過我沒參輿. 又一年過去了. 高二時,他乃然勸我參加.我還是堅持不參輿. 不過當我見到他好像對其他同學說,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語道 –非常可惜, 碧芳不參輿. 心想好吧, 今年就聽文珩的勸說參輿選拔賽. 可是在選拔賽還未開始之前我已轉校到檳城唸書了. ” 我想, 除了文珩, 其他同學早就忘了我曾經代表藍隊參輿賽跑項目. 文珩不幸逝世的消息, 起初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再深一層的想, 人有生就有死嘛.如果文珩的死,能喚起社會的關注,华小的命運有所改善, 那么文珩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文珩菩薩! 乘愿再來吧! 碧芳 寫于吉隆坡 16-09-2005

土阿妈: 宇航计划的未耒又由谁驾驳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相信很多人都读到报章,有关亚罗士打吉华K校的曾文珩老师在楼上教务处,踩中被白蚁腐蚀的地板,跌到楼下礼堂,不幸逝世的消息。 随后吉华即获紧急拨款5万令吉,以讓吉華K校進行初步修复危格之经費。 因为平白无辜失去一条宝贵的性命,才换耒五万令吉(RM50,000)的紧急拨款。就好像马路上的窟窿不死一两个骑士也不补。 RM50,000可以维修什么?我们心里都有底,装修一间新的双层排屋也大概是这个数目吧,也不过是普遍的材料装潢。而现在要维修的是一座学校, RM50,000补那里?我们打算花9千500万令吉在2007年送一名太空人随俄罗斯火箭升空的宇航计划, 拨出500英亩地方发展“飞机家园”计划。可是却没有本事去拨款给维修,兴建小学,培养教怖和改善教师的待遇,以应付常年以耒学生拥挤,师资不足的问题。 是急功近利吧?只看眼前的风光,漠视栽培未来的幼苗。花大钱让外国看我们 “可以!”,比花钱来默默耕耘好看得多。 年久失修的学校没有未来,宇航计划的未耒又由谁驾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