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专栏' Category

五万和五百万之差

Monday, September 19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新海峡时报报导,关税局假借官方活动之名,耗资五百万令吉为其总监设欢送会。首相阿都拉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吃惊,闪过他的脑袋的是,即使是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为他设的欢送会也没有花这么多钱。禀告首相,作为马来西亚的华裔子民,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和首相阁下一样,也感到吃惊,但是闪过我们的脑袋的,并不是前年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花多少钱为他设欢送会,而是几天前吉华K校曾文珩老师因踩上教务处白蚁蛀蚀的地板跌死之后,副教育部长韩春锦赶到现现场,宣布政府拨款五万大元,给吉华K校修补白蚁严重蛀蚀了的校舍。 五万和五百万,相差多少?相差一百倍。小孩子和老人家不必终身学习,也懂得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用母语教的数学和用英语教的数学,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关税局总监退休,如果真的像新海峡时报所说的花五百万来欢送,那笔钱足够让马华领袖宣布拨给一百间被白蚂蚁蛀蚀的华小,每间五万元修补费,足够让一百间华小的董事部和全体师生向马华叩谢一百次那么多! 现在这个动用公款五百万欢送关税局总监的事件传开来,首相都表示惊讶了,政府方面当然会进行彻底的调查。全国人民都在急切的等待调查结果。在我国人民的心中,我们是多么希望这是新海峡时报没有专业道德,破坏清官的名誉。要不然,我们会因为五万和五百万之差感到不能释怀。我们也要让首相明白,我们把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和五百万元欢送关税局总监这两件事情作比较,是因为这样强烈的对照,才能突出一些政府官员处理问题时的荒谬。我们绝不是要把事情政治化。 曾文珩老师事件发生之后,举国哀痛,尤其是华社各界,纷纷发表意见,都从曾老师的死谈到华小所得拨款太少的事实,即使是马华拥有的南洋商报,也列表指出在第八大马计划下,华小人数占全国小学生总数的20.93巴仙,但是所得发展拨款仅占总数的2.73巴仙。凭这数字,许多人要马华解释,宣称当家又当权又要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什么对这些数目字视若无睹?在党选期间替自己宣传而讲话讲到喉咙沙哑的马华领袖们,到今天都还没有回答华社的这一个疑问。 答案是什么,华社在等待。9月16日,星洲日报报导黄家定强调:“拨款维修危楼不应该被视为华小课题,因为不只华小面对校舍不安全的问题,许多国小和印小也一样。只不过教师从危楼跌下惨死的不幸事件,刚好发生在华小。”报导说:“他促请各方理性看待这个课题,而不是把它视为华教问题。他也不希望有人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言下之意,把这课题视为华教课题,就是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 既然马华已经站出来警告华社,不要把曾老师跌死事件视为华教问题,不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相信华社今后再也不敢追问发誓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何当家又当权却让占总数20.93巴仙的华小学生只享有2.73巴仙的发展拨款?他们只好转过身去向首相表达他们的看法:用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比起用五百万元去欢送一个关税局总监,相差一百倍,不是我们要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而是这事情确实太离谱了!请首相关注和出面协助华小。

从拨款看当家当权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曾文珩老师从吉华K校教务处踩中白蚁蛀空的地板而跌死之后,我国几家华文报连日来大事报导,尤其是9月14日,各报都以封面头条报导了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征得教育部长希山慕汀的同意之后,在内阁报告曾老师踩空白蚁蛀空地板而跌死事件,提出华小亟需拨款修补校舍的问题,内阁接受黄家定的请求,决定拨出特别款项给教育部,以协助各源流学校维修校舍。不只华小,国小和淡小也应该感激曾老师。 南洋商报报导说,曾文珩老师的遗孀黄丽根在安抚哭唤爸爸的孩子时说:别哭,爸爸死得很伟大!确实,曾老师死得很伟大,他的死,唤醒了沉睡的大人先生们,他们不知道全国多少间华小已经被白蚁蛀蚀,他们甚至不知道全国一千多间华小每年所得的维修拨款是多少,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师生在不安全的环境下上课,他们对华小的拨款申请不理不睬,他们忙于争党职,抢官位,找门路,忙于建筑堂皇的世界之最,忙于花数以亿计的金钱送马来西亚太空人上太空吃煎饼喝拉茶,忙于四出训导国人如何做有道德有学问的人,甚至忙于训导国人要多读圣贤书,他们真是忙昏了头脑,曾文珩老师的死,让人们看到他们都抢着出来表示关心和同情,当然他们不敢说曾老师死得伟大,因为曾老师越伟大,他们就越渺小了。国人等着瞧,谁会利用这个事件,利用曾老师的死换来的内阁特别拨款来领功劳,如有这种现代圣贤,就更是叫人摇头,叫人为曾老师难过了。 因为曾老师跌死,大家怪完白蚂蚁,就怪政府给华小的拨款太少,少到什么程度呢?9月13日东方日报在第4版登出一个表,列出1991年至2005年各大马计划各源流小学发展拨款。这个吉打董联会提供的数字表,里头有令人不敢相信的数目字。比方说第八大马计划下,国小拨款占总数的96。10巴仙,华小拨款占总数的2。73巴仙。在这个表的正正上面,是一则标题为“黄家泉驳斥当家不当权”的新闻。当时我心想,马华代表华人在政府里当家又当权,华小的拨款应该不会少到这么难看吧?。会不会是东方日报错误地引用了不确实的数目字?我很怀疑,我胆子也小,所以我在这之前有关这事件的专栏文字不敢引用这些数目字,怕引了错误的东西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事隔两天,马华的南洋商报第10版出现了一个“70年代至2005年各源流小学发展拨款”的图表,这个表比东方日报的表更详尽,不过相关的数字和东方日报所登的数字竟然一样,比方第八大马计划下的国小拨款占总数的96。10巴仙,华小的拨款占总数的2。73巴仙,没错,南洋商报也这么登。由于这个数字是登在宣称当家又当权的马华所拥有的报纸,所以我才敢在这里引用,如果只是登在那家被指为“极端仇视马华”的东方日报,我是不敢引用的。我怕当家又当权的领袖指我们反政府。 南洋商报登出来的数字显示,在2001年,华小学生人数占各源流学生总数的20。93巴仙,但所获2001至2005年第八大马计划的发展拨款只占总数的2。73巴仙。对当家又当权的马华公会来说,这个议题大不大?在刚过去的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几个月的马华党选运动中,马华党中央、马青及妇女组的几百个候选人中,有谁提出这个议题呢?他们只会指责党外人士指他们逃避政治,逃避议题。但是现在曾文珩老师的死带出了这个华小拨款太少的大议题,马华拥有的报纸登出来的数目字已经说话,宣称与华小共存亡又宣称当家又当权的马华领袖们,华社等待你们一个堂堂正正的解释。请。

华教不可踩空跌死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9月11日,这个不吉利的日子,我的老家亚罗士打吉华K校的曾文珩老师在楼上教务处踩中被白蚁腐蚀的地板,跌到楼下礼堂,不幸逝世。几乎所有的华文报章都不约而同以封面头条或者内页头条报导这新闻。读者也都感觉到这是大新闻。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自己的家里跌死了,那不过是一宗小小的意外,报章角落的一则小新闻,甚至不成为新闻。如果曾文珩老师是从自己的住家楼上跌下来而不幸身亡,报章也不会拿来打头条。但是他是踩上被白蚂蚁腐蚀成空心的一间华小的教务处的地板而跌死,那新闻就大了。因为它激起了华社要求增建华小而不可得的悲情。 华小的保存和发展是个长期存在于人们心中的大课题。执政党在每五年一次的大选中,都要宣布拨一些款项给几间华小或者宣布批准建立一两间华小,或者搬迁一两间华小来安抚华社不满的心。但是,政府自从独立以来从来没有根据人口增加比例来增建华小的事实,一直是华人心中的痛。他们因此怨限政府没有公平对待华小。曾文珩老师的死,才引起这样大的震撼,自然而然的成为华文报的大新闻。 就在曾文珩老师不幸跌死的同一天,雪隆华校董联会召开记者会,公布该会针对<2020年雪州结构蓝图草案>向雪州政府提呈的备忘录。备忘录根据雪州结构蓝图草案的预测,雪州人口将从419万增加到737万,因此,在2000年到2020年,雪州须增加423所小学和3133英亩小学保留地。但是,蓝图草案却不说明增加的各源流小学的数量和学校保留地的分配,同时避而不谈增建华小。这怎不叫长期以来为华教问题操心的华社又心挂挂呢?华小短缺,华小学生拥挤,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长期不能够解决,华社所要求的不过是根据人口结构和居民对源流学校的需求设立各源流学校,目标纯正,理由充足,要求简单明白,为什么长年解决不了呢? 雪州华小的问题,也存在于全国各州,存在于全国华人的心。在华社心中,如果增建华小不是问题,吉华K校就不会有被白蚁腐蚀成空心的教务处地板,让曾文珩老师踩下去,成为大新闻,激起华社的议论纷纷。明白华教问题困扰民心的人,会明白华社对这事件的情绪。只有种族主义政客,才会指责华教人士是搞种族情绪,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曾文珩老师的死,会触动这么多人的心? 人心不只为曾老师伤悲,还为华教的处境而落泪。但是吉打州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兹米达因看到的不是华小增建无门的问题,他只是追究责任,责任当然不会落在教育部或者教育局,而是落在华小董事部,因为他们擅自扩建学校。所以他对有关事件的回应是下令即日起吉打州所有擅自扩建学校范围的校方,都必须即刻停止使用有关的扩建范围和设备,并尽速提呈有关扩建资料给教育局。在这些官人眼中,曾文珩老师的死,只是非法扩建校舍的校方的错。他们当然不会想到,当擅自扩建的校舍都停止使用之后,华小校舍短缺的问题不是更深重了吗? 现在踩空跌死的是曾文珩老师,什么时候,华教也会踩空跌死?如果华小继续不得增建,师资永远不足,执政华人党继续当家不当权并继续束手无策下去的话,问题就会像白蚂蚁一样不断腐蚀着华社的根,华社,尤其是华教人士,一不小心,看不到脚下的白蚂蚁,整个华教系统就会像曾老师一样,踩空跌死。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