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妮:祝福你们,丽根!

September 13th, 2006 by 站长

丽根,

上个周末拨了电话北上于你,无人接听,想必你出外去了。
今日在报章上阅读了你的文章,生性懒散的我忍不住提起了笔,为你书写几个字。

一年了,拨电给你,也是因为一年了。

这一年里,生活忙忙碌碌,却依然牵挂着远在北马的你及孩子们。

在这一年里,明了你必须穷于应付、面对、解决、承受无数的琐碎事务,乃至得重新整顿心情,在人生的道路上带领孩子们重新启步。

在忙忙碌碌的日子中,从报章、杂志或文珩的纪念网页中捕捉你的讯息,希望借此能知道你和孩子们的近况。

感性中不失理性的你,对凡事向来均抱怀美好的憧憬,看事总是看积极的一面,使我坚信你在这一年内必能摆脱伤悲,站稳脚步携着孩子们的稚手向前迈进!此外,手足之间的凝聚力所带给你的关怀、支持,以及文珩生前所结下的无数善缘,也让我坚信你将会更勇敢地迎向未来的挑战,继续发挥生命中的真、善、美。

文珩走时,看着年稚的孩子们,我想起了这首歌曲,愿与孩子们共勉之∶
亲爱的孩子,爸爸无法实现的,希望你承续下去,唱吧、爱吧、祷告吧,爸爸离去后,切记孝顺妈妈。
亲爱的孩子,爸爸离去后,切记做个好孩子,遵从妈妈的教诲,远离罪行,以爸爸的言行为范。
亲爱的孩子,爸爸每晚都祷告,祷告你茁壮成长,他日何时何处再相聚,唯有“业”知晓!

文珩走了,
留下的是无常的讯息,但你却将无常化为永恒,让孩子的父亲永远活在孩子们的心中,我深信在你细心的呵护、爱与引导之下,孩子们将会茁壮成长,以父亲的言行为范,让父亲的精神永留世间。
祝福你们,丽根!

黃麗根:懷念文珩

September 12th, 2006 by 站长

珩,再過六天,就是911了。

2005年之前,這是一個令全球人感到恐懼的日子。2005年911之後,這奇異的數字竟成為我們的幸福之家被炸毀的日子。

結婚10年,你對我的體貼,對孩子的愛,許多朋友稱羡!一向來,我們雖不富裕,但我們卻很知足。有一間屋子可安居,我們從不談起買多一間。假期,我們總會到半島各地走一趟,即使只住在小小的渡假屋,我們心裡也樂悠悠。

舉凡大小節日,如我和孩子的生日、情人節、中秋節、結婚週年紀念日,甚至與我們的宗教毫無相干的聖誕節,你都不會忘了送上一份情意深深的小禮。

某一年的結婚紀念日,我們把孩子托給老媽,然後你載著我來到“仙美拉”的咖啡座。在那昏暗的燈光下享受著美好的晚餐,那一刻,你說,我們猶如幽會的情人!

珩,你走了將近一年,這段日子,珣珣說她最懷念你給她的擁抱。每次出門前,你都不忘了給兩個孩子大大的擁抱。晚上回來,若孩子未睡,一聽到你的汽車引擎聲在蘺芭門口響起,姐弟倆就會衝到大門口等著你來把他們抱上車。

小時候,珣珣坐在爸爸腿上與爸爸駕著車進來,珣珣大了,就把寶座讓給弟弟,自己坐在車後。若你回來時,孩子睡了,你就在兩個孩子臉上親親。珣珣說,爸爸的鬍子雖然弄痛她的臉蛋兒,但她還是喜歡。

現在,我儘量多抱與多親孩子,並曾經問他們:像不像爸爸抱你們親你們的感覺?兩個孩子都異口同聲說:媽媽太瘦了,臉上又沒鬍子,不像!

我常擔心韡韡因為年紀小,而漸漸對爸爸的印象模糊了,就常常在孩子面前提起你。起初,一提起你,我就淚盈滿眶。韡韡說:媽媽,你的眼睛又有水了!


珩,你離開時,韡韡才4歲半。慶幸的是,你雖然忙教書、忙佛教工作、忙社會工作,卻能在有空時多親近孩子。知道嗎?韡韡最記得爸爸跟他一起沖涼的時刻。他說爸爸喜歡用肥皂洗身體,而媽媽和他們姐弟都用沐浴露。與爸爸在一起洗澡時,爸爸會用肥皂跟他洗身體,與他一起玩“滑肥皂”。那是最甜蜜的時光,我在忙家務事,你與兩個孩子在沖涼房傳來的嬉笑聲,曾經有此幸福圖繪於我們家,珩,我無怨無求!

今天,你雖然不在了,但我還是在沖涼房擺了一塊肥皂,孩子偶爾會用,口裡還會嘀咕著:這是爸爸喜歡的肥皂。

珩,這段日子以來,我不只是放肥皂來懷念你,我還在家裡掛了放大的合家照。在那幾張照片裡,我們一家四口都那麼快樂。其中一張在妹妹阿麗家拍的,你那鬼馬的表情,孩子很懷念!

那一次我們在阿麗家度假,我為了感謝你經常給身邊的人慶祝生日,我們也“合資”了生日蛋糕慶祝,卻做夢也沒想到那是你最後一個生日了。

珩,你走後,我深深體會到何謂世事無常!“世事無常”,那是你10年前的一幅畫作──一片枯葉從枝椏上掉落。繼程法師在喪禮間看到你這幅畫作,就向在場的親朋戚友開示說:文珩早己體悟無常了!是的,這幅畫掛在我們家10年了!而就在我們的婚姻踏入第10個年頭時,你不只一次向我說:10年了,家裡很多東西都要壞了,是時候換新的了。於是,我們換掉用了10年的床褥。你也說那套牛皮沙發裂了,新年前要換掉啦,可惜,中秋沒到,你就走了!你也說那套音響組合修了幾次都不能修好,等存夠錢時就買新的了。

噢,葉子會掉落,東西會壞,人會死,這就是無常!很簡單、很直接的佛法,只看我們願不願意接受事實,是不?我常想,你以前也常讓我自行做一些決定,你說你信任我。而今,你走得匆匆,不留一句話,該也是對我有十足的信任,才放心放下一切塵緣吧!

一年了,珩,你離開我和兩個可愛的孩子已一年了。去年911早上,我接到學校的電話趕到醫院,一直都還以為你只是像千禧年的某日般跌傷腳而己,豈知,從我一踏進加護病房到知道你走後的那一刻,你都不曾睜開眼或說一句話。

後來,我想,要說的,你都說了,要做的,你都做了,要付出的,你也付出了──在你有生之年,也在──911那天早晨。

黃輝聰:一輩子的關愛

September 12th, 2006 by 站长

去年9月11日,我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在中國出席世界華文傳媒大會,手機是靜音狀態,中午回到酒店房裡處理文稿和圖片時,依釗撥來電話,提及我姐夫曾文珩在學校墜下身故的事件。我翻開手機一看,未接電話和簡訊一大排,心頭一沉……

曾文珩是亞羅士打吉華K校的老師,因誤踩白蟻蛀蝕的地板而墜樓身亡,事發當日是9月11日,2001年的這一天,美國紐約發生雙子塔被恐怖襲擊事件而令世人震驚。

文珩發生意外的事情已過去一年,但對於我們這個三代同堂感情融洽的家庭,卻一直是久久都無法忘懷的事。

對於兩個外甥女外甥兒,我尤其感觸更多,除了北上回家和撥電給他們的次數增加了之外,也給他們更多關愛,父親來不及完成的承諾,都一一幫助他們實現。這是我們兄弟姐妹給兩個孩子的一輩子承諾。

外甥女珣珣今年9歲,她明白父親往生是一個事實,但更喜歡人家一直和她談起父親生前的事,談著談著,就好像高大的父親活現在眼前;但因為一些心理障礙,使她開始逃避閱報,因為“很多報紙寫她父親死去的事”,也“不喜歡看到報紙有刊登死人的新聞”。

如今她的媽媽用心寫了一篇懷念文章,寫的都是她爸爸生前的點滴,我衷心希望此篇文章見報後,她能打開心房用心細讀,並改變她對報紙的印象。

曾文珩老師,你還好吧?

September 11th, 2006 by 站长

九一一,這個不吉利的日子,曾文珩老師離開世間已經一年。今天一早,我就收到了一個留言給曾文珩老師

今 早 晨 运 回 来 翻 开 报 纸 副 刊,看 到 了 丽 根 的 文 章,眼 眶 不 禁 湿 了。是 的,去 年 这 个时 间,家 人都 赶 到 PMC 去了。在 一 片 混 乱 中 医 生 宣 布 你 走 了!这 一 年 来,奂 旬 和wei wei 的 懂 事 确 实 令人 心 疼。不 过 你 放 心 吧,家 人 都 给他 们 注 入 了 满 满 的 爱,这 也 是 我 们 应 做 的 吧!这 几 天 在 整理 光 碟,看 到 了 你 从 台 湾 买 回 来 送 我 的, 你来 不 及 观 尝 的 和, 心 中 无 不 感 慨。 想 起 昔 日 一起 谈 论 黄 磊, 蔡 明 亮, 巩 利。。。。 唉, 算 了, 面 对 吧! 虽 然 是 那 麽 的 残 酷。 焕 章 和 焕 琛 总 爱去 你 的 家, 因 为 他 们 知 道 就 算 闹 得 天 塌 了 下 来, 三 叔 都 不 吭 一 声, 只 要 小 孩 们 开 心 就好。 二 嫂 没 有 很 高 的 IQ 及 EQ, 所 以 以 前 你 还 住 在 我 家 时 才 会 发 生 小 小 的 不 愉 快, 但一 切 都 过 去 了, 接 下 来 我 们 都 能 相 处 融 洽, 因 为 这 样, 所 以 你 的 离 去 我 才 会 如 此 的 痛。在 此 也 谢 谢 你 对 我 和 两 个 小 孩 的 好, 感 恩 , 也 永 远 的 怀 念。。。

去年的晚上,是星期日的晚上,我在Pasar Malam閒逛着,在要囘的時候,我們經過了報紙的檔口,我就買份中國報。那時,還沒看到報紙的頭條新聞,只是拿上車然後放在后座。

直到我開車到家裏,手拿着報紙要進入電梯的時候,我在頭版看見了曾文珩老師的人頭照,然後讀到“教師踩空墜死”。那時,我真的難以接受老師離世。上到了樓上,還沒進入屋裏,趕快撥電話給爸爸,問問他知道此事嗎。。。爸爸有聽聞吉華學校有老師去世,但沒想到是曾文珩老師。

那時,悲劇已經發生了,腦海裏一直浮現和老師在小學過的日子,和最後一次和老爸見到老師的時候。然後在想,爲什麽悲劇發生在一個好老師的身上。過後,安慰自己,別在想已經發生的事情,好好的記住所發生美好的回憶。

設立曾文珩老師的網站,是爲了讓大家別忘了老師在教育上的貢獻和老師的犧牲。老師,安息。

老師生前的家庭照

老師與學生的照片

7個月了,未獲賠償金
遺孀:申請文件下落不明

April 21st, 2006 by 站长

(亞羅士打訊)誤踩白蟻蛀蝕的地板而墜樓身亡的吉華K校曾文珩老師,逝世已有7個月又20天了,但他的遺孀聲稱至今仍未獲得政府的任何賠償金,有關申請文件也下落不明。

曾文珩的遺孀黃麗根說,吉州教育局已將賠償金申請文件寄到教育部,當她追問教育部官員時,官員表示申請文件已呈到財政部或公共服務局。

“她打電話給這兩個部門時,兩個部門的官員又說申請文件在其他兩個部門,沒人知道申請文件的下落。”

黃麗根指出,去年12月,她已拿到丈夫的退休金及恩奉金,就只剩下賠償金。她強調,丈夫是在工作時間發生意外,理應獲得賠償。

已拿到夫退休金

她說,丈夫墜樓身亡後,部長及州內大小官員曾答應會儘快處理她的賠償金,結果7個月20天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當時還有部長跟我說,妳的孩子長大後若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我會協助解決。這些人都忘了他們許過的承諾嗎?”

今年3月10日,黃麗根出席吉華k校節目時,也曾向黃家定和韓春錦尋求協助。韓春錦過後致電給她,表示已再次致函予財政部及公共服務局要求加速處理賠償金事宜。

繼承丈夫遺志

另一方面,黃麗根為了繼承丈夫的遺志,去年10月開始,她向州教育局提出轉到吉華K校當老師的申請,但該校目前無空缺。她說,她會繼續等到申請被批准。

“文珩生前曾對兩個孩子許下承諾說,等新校舍好後,會和孩子一起到新校舍去,他教書,孩子們就讀書。但很可惜,這個承諾不能實現了。”

44歲的曾文珩是於2005年9月11日早上7點45分,在二樓教務處複印一些文件時,腳下三夾板鋪成的地板突然崩塌,導致他連人帶板從崩塌缺口直跌下15尺高的底樓學校禮堂處,傷重不治。

這件意外發生後,繼而揭發全國150多所華小遭白蟻侵蝕、欠缺維修費的困境。

設館紀念曾文珩

吉華K校董事會籌委會主席兼家教協會主席林星吉聲稱,該校新校舍建竣後,董家教將會在校園角落設立一座小型的曾文珩老師紀念館,收藏曾文珩的事蹟及剪報,供學生參閱。

吉華K校月前領取新校舍證書後,曾文珩遺孀黃麗根曾把建校證書帶到曾文珩骨灰前,讓他看一看這張期待已久的證書。

黃麗根在文珩的骨灰前,點上三枝清香後說“文珩、證書已到,你可安息了。

光明日報

生命无常,珍惜当下的幸福和身边的人。
黄丽根

February 3rd, 2006 by 站长

各位爱文珩爱曾老师的亲朋戚友及同学们:

文珩在世时,舞台是属于文珩的,不属于我的。或者,说得好听点,我就是那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可是,今天,这位成功的男人不在了,我这躲在他背后的女人就要走出来了,而且一走就走到舞台上来了。

屈指一算,文珩离开我们已有124天了。

这段日子里,我缺了另一半与我在生活上相扶持,孩子没有了爸爸出门前的抱抱与亲亲。有一天,我跟女儿说:“你虽然没有了爸爸,可是……”女儿立刻反驳我:“谁说我没有爸爸,我的爸爸在西方极乐世界。爸爸虽然没有与我们在一起,但爸爸的精神一直都在我们家里。”

是的,爸爸的精神,文珩的精神是什么呢?

结婚前,文珩曾对我说:“我是属于社会的,除了教书工作与家庭生活,这个社会还需要我,尤其佛教工作,我是义不容辞的。”他说这番话的用意,是要我先认同他的思想与观念,要不,就别嫁给他。于是,我们的恋情,拉拉扯扯了五年,才结成连理。

婚后,看着他忙忙碌碌,尤其是农历七月,忙着协助吉打佛学院、茹嫩佛教会、普明精舍的超度法会。平时,其他佛教团体及社团的大小活动与会议。假期,到四处的佛教会或生活营弘法及讲课。一直到文珩往生后的一个多月,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客厅上挂着一对文珩用毛笔字写出的佛偈:

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

那时,我才印证了一位法师在文珩往生后跟我说的一句话:

“文珩这一生是来行菩萨道的。”

就因为他是来行菩萨道的,那一块蛀蚀了的楼板,就由他来踩空,他是舍己救人,不为自己求安乐呀!

有一件事,说来或者你们都不相信,文珩离世后,我去查他的银行户口,原来只剩RM2213,但他却认捐一千令吉给吉华K校建校,这就是文珩。

有人问我,既然文珩平时都为学校,为佛教,为社会付出那么多,怎么又会有这样的下场呢?那一刹那怎么菩萨又不来救他呢?

佛法说:各人因果各人担。这是业报,逃也逃不了。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目犍连,已修得阿罗汉之身,但最后却死于匪徒的乱石之下。这是他过去世带来的业,要去承担呀!我的女儿说:“或许爸爸前世曾经杀了很多白蚁。”

无论如何,今天,我非常坚信,文珩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丧礼期间,许多人看到的瑞相,再加上一位与我们关系亲密的佛友曾经有这样的一个经历:在文珩发生事情的那一段时间里,她在美国的一间寺庙里敲到头,痛得她嘴里一直念佛,寺庙里的师父知道了,说:”你的朋友要发生事情了。结果,几个小时后,她就接到文珩出事的消息了。两个月后,她告诉我她梦到文珩很庄严的在一个圈圈里的样子。当时,我流着悲喜交加的眼泪,听着这位远方朋友的电话。是的,我付出的一切痛、一切苦都有了代价。文珩菩萨,终于到达彼岸了。

各位在座的亲朋戚友,我可以坚强的接受文珩的离去,能在丧礼期间不掉一滴泪,因为,那期间,我只有一个信念,既然一切已是事实,就让文珩无牵无挂地往生西方到阿弥陀佛身边去吧。所以,丧礼期间,大家看到文珩有一个坚强的太太。

但,接下来的日子,我深深体会到鲁迅说过的一句话:人言可畏!是的,在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承担的外来压力,人言的可畏,却几乎令我崩溃。

在这里,我只想为自己,为天下所有遗孀说一句话:

不要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一个遗孀。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并不一定要天天哭丧着脸,躲在家里,面对一切的人事已非。反之,要站出来,为自己、为孩子、为已离去的另一半活得更精彩,更丰盛。

今天,我也要借这个机会,感激社会温馨的一面。文珩出事后,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适时的给我捎来一些暖意。比如说,举丧时,到我家来吊丧的人,来结缘的法师,义务协助的居民协会及佛友,十多二十年没见面的外地朋友捎来的慰问,完全不认识的吉隆坡循人小学师生寄来的大大小小慰问卡,义务帮我的律师,免费为我和孩子护理牙齿的牙医以及为文珩做了一首歌的佛青。

这一切,都让我心中有无限感恩,尤其一个年轻人,一位曾老师过去的学生,因感恩于老师过去的教育,在老师发生事情的几天内,就为老师设立了属于曾文珩的一个网站,并在假期间拜访了我,还承诺了永不关闭这网站。他说,因为老师的孩子还小,他要让老师的孩子长大后能看到一些东西。

曾老师的学生懂得感恩,我更该懂得感恩。今天,我也要特别感谢校方在事情发生后尽一切人事为文珩的孩子成立教育基金会,还破天荒的在学校办了一个超度法会,又给平凡的文珩办了一个那么盛大的追悼会。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来给文珩献上最后的敬意。

谢谢所有爱文珩的人。
也谢谢所有爱我的人,
我会让自己和孩子活得很好、很好!

最后,愿以这句话与大家共勉之——

生命无常,
请珍惜当下的幸福,
请珍惜身边的人。

祝大家
身体健康
出入平安

阿弥陀佛。

(事情发生以来,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陆续在网站上留言或发表意见。因为事情发生后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因为心情也还未平静,我一直未在网站上留下只字片语来谢谢大家。今天,我就把在追悼会上说过的话留下,让所有关心的人可以放心,文珩的太太可以带着孩子坚强地活下去。)

去年誤踩蛀蝕樓板墜下身亡
吉華辦曾文珩追悼會

January 14th, 2006 by 站长

(亞羅士打訊)“文章流千古英年往年歸極樂,珩墜終一生吉華悲痛失良師”,吉華K校老師曾文珩去年9月11日誤踩白蟻蛀蝕樓板從2樓墜下禮堂身亡,堅強的遺孀黃麗根親自協助吉華K校董家教舉辦“璀燦人生曾文珩老師追悼會”。

這場追悼會是週五(13日)下午2時至5時,在吉華獨中禮堂舉行,逾千人包括華社人士、督學、師生、家長、佛教界人士都以誠摯的心追悼曾文珩。

在思憶曾文珩生前點滴和貢獻之際,校方和親屬都希望政府能關注華校發展問題。

校方未接獲撥款

曾文珩的妻子黃麗根受到《星洲日報》詢及教育部緊急撥款維修校舍工程進展時遺憾的說,文珩逝世已數月,但是校方迄今仍未接獲撥款,因此都還沒有安排承包商展開維修工作。

校長賴勁華則希望維修工程能早日開始,以免教師把圖書館充當臨時教務處引起多番不便,有關環境對學生也不利。

追悼會開始時,10餘嘉賓包括吉華K校董事長拿督張日洲、吉打州督學王祥德、吉打佛學院主席林心元、繼程法師等上台主持點燈儀式,全場熄燈,眾人以哀悼的心情點燃油燈後,全場默哀一分鐘。

追悼會中安排30分鐘幻燈片,籌委會在曾文珩遺孀黃麗根協助下,耗費3個月時間準備幻燈片內容,全體吉華K校師生也交出一顆“心”,誠摯的協助籌劃工作。

曾經被曾文珩教過的一名學生黃琮正,他在老師去世後感到非常傷心,特別設立一個網站http://www.chanboonheng.com紀念老師,並在曾文珩追悼會展覽櫃台上,展示有關網址和網站。

珩墜終一生.吉華失良師
追悼曾文珩老師悲淒淒

January 14th, 2006 by 站长

(亞羅士打13日訊)“文章流千古,英年往生歸極樂;珩墜終一生,吉華悲痛失良師。”

這是吉華K校為曾文珩追悼會“璀璨人生”所寫的對聯,簡單卻深切表達該校對他的思念。

吉華K校今午在亞羅士打吉華獨中,為在去年9月11日,因不幸踩著遭白蟻侵蝕的樓板,而墜下身亡的曾文珩舉行追悼會,數百名關愛曾文珩的同行、朋友、董家教三機構成員、佛友、各政黨代表、家長以及學生,紛紛懷著沉重的心情出席。

該校在禮堂后方展示了曾文珩遺物,包括他心靈手巧製作的各樣中國結、剪紙、手工藝品等,和他參與各團體的衣服。

另外,也貼出事發時各報章的剪報,以及關心他的學生、親友親手繪製的大小卡片,甚至是不認識的人,例如吉隆坡循人華小6年級師生,也在那期間寄來慰問的卡片。

曾文珩1名從事網絡軟體編寫的學生黃琮正,也在之后為敬愛的老師設立網頁,網頁為:www.chanboonheng.com。

在追悼會上,曾文珩的同事輪流述說與他的結緣,讓與會者更認識文珩那高貴的情操。

吳寶添老師披露,文珩曾表示,即使中了大彩巨額獎金,也要當老師,顯示他對教學的熱愛。

陳海檳則感慨的說,文珩在2000年時曾說該校老師當中也有F4,那就是他、文珩、吳寶添以及曾國紋。

“當初的F4,如今僅剩我和吳寶添,真叫人不勝唏噓,並也感嘆生命的短暫。”

李碧雲悲痛地說,文珩讓人貼心的是,他經常會在老師生日時送上自製的禮物,更甚的是往往連當事人也忘了自己的生日,他卻常記在心。

“有時,學生沒錢吃早餐時,他總會自掏腰包為他們購買食物。”

曾彩珠向來與文珩以兄妹相稱,她對文珩沒齒難忘的一件事,是文珩某年過年前知道她經濟拮据,在給她的賀年卡中,放了內附100令吉的紅包。

“這對于當時陷入困境的我而言,真的是雪中送炭般的重要。”

排除外界閒言閒語
黃麗根堅強站起來

人言可畏,精神幾乎崩潰了!曾文珩遺孀黃麗根仍然堅強站起來,矢言與兒女們在未來的日子,活得更精彩。

黃麗根不否認其丈夫死后,她必須獨力面對外界的閒言閒語,而且深深體會到人言的可畏,外界的壓力,令她精神快要崩潰了。

她說,儘管有人用另類眼光審判她,在人事糾紛上,她還是要勇敢站起來,為自己、兒女及為已逝的丈夫,活得更精彩。

黃麗根今午出席已故丈夫曾文珩追悼會上,在台上發表其內心感受及最近的生活。

她說,其丈夫與她相戀時,已強調他是屬于社會的,堅持要為社會作出貢獻,也經常忙于佛教團體活動,並要她接受,因此導致他倆的戀情經過5年光景的考驗,才順利結婚。

她說,文珩逝世后,其銀行戶口僅有兩千余零吉,死者還遺言要捐出1000零吉給吉華K校建校委員會。

她表示,有人質疑文珩生前為社會,教育及佛教作出偉大的貢獻,卻際遇不幸,有此下場?也許,這是佛陀所說的因果,或是業障,死者本身要承擔,逃不過的。

她說,當時女兒還很天真問她,父親是不是生前殺死許多白蟻?以及丈夫曾在寺廟撞到頭,在直唸佛號后,竟有人告知死者或有一些事故發生,無論如何,這都是業障。

麗根坦言她堅強接受文珩離逝的事實,以讓丈夫毫無牽掛的離開人間。在向兒女道明父親逝世后,女兒卻反駁,他們的父親在極樂世界,顯然父親的精神永留兒女心中。

她感謝社會人士以及遠在外地的朋友,在其丈夫逝世后,紛紛寄卡片慰問家人,以及校方設立文珩兒女教育基金,協助他們。

她表示會與一對兒女好好過生活,並吁吁大家珍惜身邊的人。


曾文珩生前熱愛教育,且活躍于社會團體。


“曾老師,你的愛與我們同在”,吉華K校學生在追悼會上高歌,而老師生前點滴,他們銘記在心。


學生紛紛購買曾文珩生前點滴光碟觀看。

吉华K校千人悼念曾文珩
筹募基金供子女教育用途

January 13th, 2006 by 站长

逾千名学生、校友和嘉宾,今日下午前往亚罗士打吉华独中礼堂,悼念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曾文珩老师。

曾文珩生前在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任教,是一名受师生敬爱的老师,但是不幸于去年9月11日发生意外,因踩空受白蚁蛀蚀的楼板,从15尺高的学校礼堂楼上跌下不治身亡。

这场悼念会是由吉华校友会举办,出席悼念会的除了曾文珩生前的学生、同事、朋友及吉华校友外,马华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曹智雄和哥打达鲁阿曼区州议员张日洲也有出席。张日洲也是吉华校友会的主席。

办公室失去往昔欢乐

吉华K小校长赖劲华、张日洲和各校友及学生,分别在悼念会上发表感言。一些老师表示,曾文珩生前喜欢在教师办公室内讲笑话,自从他离开后,办公室内就失去了往昔的欢乐。

主办单位也播放了曾文珩老师生前的照片长达30分钟,当地的佛教团体“馨禾坊”也现唱演唱特意为曾文珩所作的歌曲《以心诚待》。这时,许多老师、学生和校友都忍不住落泪。

曾文珩的遗孀妻子黄丽根也在追悼会上致词,最后吉华K校学生以一首《掌声响起》结束今天的追悼会。

追悼会在下午2时30分开始,历时两小时。

追悼会现场也展示了曾文珩生前的物品,其中包括他所穿过的各团体理事制服、他擅长编织的中国结、书法作品、学生所架设的网页,以及意外事件的剪报和相关评论等。

曾文珩生前也是一名重感情的老师,追悼会展出了他为学生、朋友和同事所准备的礼物,以及一张记录他们生日的“生日表”,奈何这些礼物再也无法由曾文珩亲自交给他们。

筹“曾文珩教育基金”

主办单位也在现场筹募“曾文珩教育基金”以供其两名子女日后的教育用途。他的大女儿目前就读小学,而小儿子则尚未入学。

曾文珩的意外事件敲响了华教界的警钟,更揭露了华小长期以来因为缺乏拨款维修校舍,学生被迫在残旧校舍上课的安全问题。

在曾文珩事件所引发的舆论压力下,教育部长希山慕丁于去年9月19日宣布拨出一千万令吉给各源流小学,充作紧急维修校舍拨款。

但是华教人士普遍认为,此举并不能解决华小长期以来受到政府不公平对待的困境,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应该是将华小拨款制度化,公平地按造学生人数分配拨款。

曾文珩老师追悼会

December 29th, 2005 by 站长

地点: 吉华独中礼堂
时间: 2:00下午
日期: 13-01-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