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当今大马' Category

吉华K校千人悼念曾文珩
筹募基金供子女教育用途

Friday, January 13th, 2006

逾千名学生、校友和嘉宾,今日下午前往亚罗士打吉华独中礼堂,悼念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曾文珩老师。 曾文珩生前在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任教,是一名受师生敬爱的老师,但是不幸于去年9月11日发生意外,因踩空受白蚁蛀蚀的楼板,从15尺高的学校礼堂楼上跌下不治身亡。 这场悼念会是由吉华校友会举办,出席悼念会的除了曾文珩生前的学生、同事、朋友及吉华校友外,马华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曹智雄和哥打达鲁阿曼区州议员张日洲也有出席。张日洲也是吉华校友会的主席。 办公室失去往昔欢乐 吉华K小校长赖劲华、张日洲和各校友及学生,分别在悼念会上发表感言。一些老师表示,曾文珩生前喜欢在教师办公室内讲笑话,自从他离开后,办公室内就失去了往昔的欢乐。 主办单位也播放了曾文珩老师生前的照片长达30分钟,当地的佛教团体“馨禾坊”也现唱演唱特意为曾文珩所作的歌曲《以心诚待》。这时,许多老师、学生和校友都忍不住落泪。 曾文珩的遗孀妻子黄丽根也在追悼会上致词,最后吉华K校学生以一首《掌声响起》结束今天的追悼会。 追悼会在下午2时30分开始,历时两小时。 追悼会现场也展示了曾文珩生前的物品,其中包括他所穿过的各团体理事制服、他擅长编织的中国结、书法作品、学生所架设的网页,以及意外事件的剪报和相关评论等。 曾文珩生前也是一名重感情的老师,追悼会展出了他为学生、朋友和同事所准备的礼物,以及一张记录他们生日的“生日表”,奈何这些礼物再也无法由曾文珩亲自交给他们。 筹“曾文珩教育基金” 主办单位也在现场筹募“曾文珩教育基金”以供其两名子女日后的教育用途。他的大女儿目前就读小学,而小儿子则尚未入学。 曾文珩的意外事件敲响了华教界的警钟,更揭露了华小长期以来因为缺乏拨款维修校舍,学生被迫在残旧校舍上课的安全问题。 在曾文珩事件所引发的舆论压力下,教育部长希山慕丁于去年9月19日宣布拨出一千万令吉给各源流小学,充作紧急维修校舍拨款。 但是华教人士普遍认为,此举并不能解决华小长期以来受到政府不公平对待的困境,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应该是将华小拨款制度化,公平地按造学生人数分配拨款。

教育部应挂曾文珩遗照
提醒官员教育失策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建议,将曾文珩的相片挂在教育部高官,包括教育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总监及州主任的办公室里,以不断提醒官员的教育失策,不仅阻碍国家进步,更夺走人命。 他在文告上表示,记念曾文珩的唯一方式,就是政府必须承诺,因校舍破烂与不安全而造成师生丧命的惨剧不会重演,这包括国民学校、华校或淡校在内。 国家教育已遭白蚁侵蚀 针对一些报章把有关惨剧形容为“异常的意外”(9月16日海峡时报),林吉祥表示,“曾文珩的牺牲不是’异常的意外’所造成,相反的行事疏忽造成校舍破烂与不公平的教育制度才是真凶。其实,它象征著国家教育制度的楼板,正受到白蚁的侵蚀。” 针对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昨日说,自希山慕丁出任教育部长后,就不断的巡视超过40间学校,包括国民学校在内,以了解有关校舍是否安全,林吉祥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希沙慕丁显然未下足功夫。 “希沙慕出掌教育部18个月后,巡视全国中、小学校不到5巴仙的总数。全国有约10万间学校,是否要教育部长抽出时间亲自巡视之后,有关学校的师生才享有安全?” 他表示,“在国家庆祝独立48周年的国庆月里发生曾老师壮烈牺牲事件,不禁使人感觉伤痛,忆起建国将近50年后,国家教育发展的丑陋一面。” 国会应批章瑛紧急动议 另一方面,林吉祥也表示,国会议长南里应批准章瑛所提出的紧急动议,让希沙慕丁有机会向国会议员及国人报告,其部门将采取甚么紧急弥补措施,来鉴定及纠正国内的所有破烂与不安全校舍问题。 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已经通知国会,要求在周一紧急辩论曾文珩事件,以及国内的破烂与不安全校舍对师生性命与身体构成威胁的问题。 “紧急辩论也能让希沙慕丁成立一个教育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直接参与监督国家的教育发展,包括确保曾文珩惨剧不会重演。”

毕业生设网页
纪念已故曾文珩老师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就在人们纷纷通过媒体,对吉华K校已故教师曾文珩的意外身亡表示震惊与惋惜时。曾老师教导过的一名毕业生,选择以设立网页的方式,来纪念这位他毕生难忘的老师,同时表达本身对当局的满腔不满和愤怒。 今年22岁的网站软体编写员黄琮正在网页上表示,“曾文珩老师是我在1994至1995年就读吉华H校的恩师,他的鼓励、欢呼和教导让我毕生难忘。” 黄琮正今天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诉说他设立该网页的目的,“希望网页能够让同学和老师们,铭记曾老师对华校的付出,也提醒有关当局,他们的疏忽让国家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这个刚于昨夜诞生的网页,虽然设计简单,但是却收集了各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并提供了一个让浏览者向曾老师留言的空间,字里行间仍然让人感觉到黄琮正对老师的深深缅怀。 他表示,由于网页才刚诞生一天,也缺乏管道宣传,因此尚未有人在网页上留言。 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事件,在华社掀起了层层议论,凸现华小长久以来缺乏资金维修校舍的问题。 曾担任篮球队教练 黄琮正将本身和曾文珩老师之间的一段师生情,向记者娓娓道来,“当时的曾老师是吉华H校的老师(后来转去吉华K校),是我5年级的篮球教练”。 “当时我们的篮球队并不优秀,校长也没有给予大力支持,但是老师仍然争取每一个出赛的机会,带领我们这群小瓜南征北讨。” “我们因为技不如人而频频吃败仗,但老师总是不断鼓励我们,告诉我们比赛胜败不是关键,吸取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我们侥幸赢得比赛,老师就请所有队员到学校食堂去大吃一顿。” 谈起这位平易近人的老师,黄琮正一扫之前的忧愁,开始露出笑容。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老师遴选篮球校队成员的过程。欲进入校队的学生都必须投入一粒罚球,还记得当时我投不进,再三向老师求情后,他仍然叫我回去上课,就在我垂头丧气的离开球场时,老师把我叫住,给我多一次机会,就这样我成功挤入校队,和老师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 “除了在球场上的教导,每当我有什么心事或学业上的问题时,我都会向他倾诉,而他也会不厌其烦地开导我,给我鼓励。” 虽然曾老师并非黄琮正的科目老师,但是他们的师生情却比他人来得深厚。 “我常在放学后骑脚踏车去找老师谈天,老师也不时在放学后驾车送我回家,记得我在考完小六检定考试后,老师经常在上课时间里,带我到其他学校去观摩他校的篮球赛。” 谈及曾老师对他的影响,黄琮正表示,“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乐观看待事物,他总是逗我们开心,要我们乐观面对挫折”。 师生情深 原来曾老师和他家庭的关系,一早就已经开始了,“我的父亲和曾老师是中学同窗,我和父亲在1998年的新年有拜访过老师,但是之后就没有联络了”。 谈到老师在学校以外的活动,黄琮正表示,曾老师不但在学校内推动许多活动来协助学校的发展,课余时间更到当地的佛教会去当义工。 他通过网际网络将这起意外告诉了许多在国外念书的同学,他们也都感到万分悲伤与惋惜。 感到不满与愤怒 对于曾老师的意外,黄琮正除了伤心惋惜,他也感到不满与愤怒。 他认为政府不应忽视华校问题,应该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当局就是因为忽略了吉华K校之前修复校舍的要求,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这样的厄运若没有在曾老师身上发生,可能也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政府是不是要等到再有人死了,才愿意采取行动?” 最后他无奈地表示,“好的老师已经越来越难找了,但我们还是白白牺牲了一名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