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专栏' Category

根:回首走过的十年

Friday, September 11th, 2015

十年,要说时光荏苒,或说光阴如白驹过隙呢? 回首走过的十年,从最初你离开时走路要左手携着8岁的珣,右手牵着四岁的韡;而今,当年的两个小不点儿,已经长得比我高很多。走路时,不只不需要牵,还会在看到障碍物时,贴心地提醒我,或拉我一把。 十年来,孩子上学、活动、补习、看病等,都是我一个人载送。刚刚这个月,珣考到驾驶执照了。坐在副驾驶座的我,幸福洋溢。终于,孩子长大,可以驾车载我了。 上个月,我们特地下去吉隆坡的书展,哪里都没去,三天都在书堆里转。从订机票火车票到订酒店,全部阿珣一人包办。每天从酒店来回KLCC的十分钟路程,阿珣引路,阿韡走在后头,他说他在后面可以照顾我们两个女人。那一刻,知足和感恩,就是幸福。阿珣也一直很欣慰的说,弟弟长大了,像个男人了。还感慨的说,几年前出门,她肩上总是扛着那个要照顾妈妈和弟弟的责任。 说到阿韡长大,那确实是长得比你还高了。他常调皮地说,妈妈,你怎么越来越矮了? 今年十四岁,长得高高瘦瘦的阿韡,超爱踢足球。只要不下雨,可以从下午五点踢到晚上八点。和社区里的孩子一起踢,还有一个同班的好朋友。每次踢球回来和我一起用晚餐,总是边吃边谈他的足球,谈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从小到大对物质没任何要求的他,两年来买了全套的足球配备——足球鞋、足球、长袜、护胫垫、门将手套和球衣。不过,小学读书时一直对任何事都没信心的他,却在足球的世界找到了他的自信。还梦想着要到欧洲的足球学校去呢! 珩,还记得吗?那个小时候一直要我们重复读《金斧头银斧头》的阿韡,四年级时就看了《三国演义》,而且还是那个样子,不断重复读一本书。后来开始喜欢金庸,中一就看完全套了。最近开始看梁羽生。也读《孙子兵法》,偶尔捧着厚厚的《易经》、《经络全书》在床上研究。只是,孩子还是跟我们有代沟,我们书橱里满满的书,孩子都不要读,说不好看。 阿珣长大后看的书,却是另辟蹊径。喜欢看真实记录,或真人真事的书。尤其地球上某个被忽略角落的故事,义工到穷乡僻壤的真实写照,战乱一角的写实。最近就买了《在那女人必须蒙面的国度》、《无国界医生的世界》、《没有学校的鱼》、《105号公路》等。偶尔,她也会换换口味儿,看看一些特殊疾病如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的书籍。 我曾经在多年前以孩子的名资助中国贵州乡下孩子的学费,并收到有关孩子写来的信。悄悄地,这颗善的种子在阿珣的心中萌芽了。她说希望有一天可以去乡下当支教,陪伴需要教育的孩子。 珩,真的做梦也没想到哦。当年那个女儿,因为你的离开而把所有情绪忧郁悲伤都收在心里的阿珣,已经在她的年轻生命里计划着要如何把爱扩大。 珩,今年的911,是你离开我们后的十周年。 阿珣先要我告诉你,十年来,她第一次不能给你上香。从小到大,每次大考都全满贯的她,已经在都城南部的一个城镇念大学,并准备朝她的理想展翅高飞。只是,她心底一直都期盼,爸爸能时时保佑着她,让她平安顺利的往更高更远的梦想贴近。 十年来,孩子在家都是我一手照顾。现在,孩子在外,就由你来陪伴。这也是女主内,男主外千年来的夫妻之道啊。就这么说定了,不得食言。 珩,记得吗?在你临终前,我答应你会把孩子顾好。 十年来,我把两个因为突然失去爸爸,而在丧礼时一脸茫然的孩子,带到今天乖巧懂事的青少年,证实我履行了对你的承诺。那你要如何奖励我?别像以前那样送我礼物了啦,就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庇佑我平安健康,不要让伤风咳嗽的小毛病一直纠缠着我。 文珩,十年。长不长?我无从估计。 不过,我们母子仨,却在你走后的第一个十年里渐渐远离了白蚁蛀蚀的岁月,走出我们各自的精彩。

珣:《十年——给爸爸的报告》

Friday, September 11th, 2015

假期里,在家翻开抽屉,找到很多以前妈妈留下的纸条。对,作文里最老套的剧情,却是最能勾起人们尘封在记忆深处里的回忆。从小,妈妈就有一种习惯,就是把她想说的话、她的爱都写在字条里,以不同的形式给我们。庆幸的是,我把多数的字条都保留了起来,直到现在。重读那些字条,读到的不只是妈妈的细心、妈妈的爱,还有“十年”。突然间才意识到,你离开真的,已经十年了。 十年,真的很长。我和弟弟都已经长大了,妈妈也已经半百了。你离开我们的时候,弟弟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4岁小孩,可爱而懵懂;我被迫在8岁那年起迅速成长;妈妈毫无选择地担起了照顾整个家的责任。十年以来,不得不承认的是,你的离开,对我们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弟弟在没有爸爸的陪伴下长大,是个比较安静且没有主见的小孩,但对于执着的事情却非常地执着。最近弟弟正值叛逆期,妈妈和我都拿他没辙,你要是在的话应该会有什么办法吧。要不你现在也帮个忙像个办法支个招? 我呢,变成一个特别不爱哭,而且不允许自己随便流泪的小孩。虽然还是一样不太会照顾自己的健康,老是让妈妈操心,但对于自己成绩的要求丝毫不马虎,是一个正在努力让自己活得精彩活得快乐的不小的小女孩。十年来一直抱着一个信念活着——爸爸一定会守护着我,让我事事顺利。 十年下来,妈妈真的老了。白发每两个月就需要染一次,老毛病咳嗽伤风没两三个月就要犯一次,变成了一个天天念着还有几年终于可以退休的老姑婆了。小病几个月犯一次倒没什么大碍,毕竟咳嗽也算是职业病,但你千万千万要保佑妈妈这一辈子都健健康康没什么大碍,要不然之后几年我都不在她身边那怎么得了。反正我一定希望妈妈退休后的日子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做她喜欢和想做的事情。答应我,你要时时守护她。 当年发生事情之后,媒体的报道轰动了全国,那一阵子,大家都知道有一名华小教师踩空被白蚁蛀蚀的楼板殉职了。可是十年了,我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还记得你。虽然十年来,因为忙碌,可能偶尔忘了你曾经的存在,因为时间的流逝,忘了你的样子你的笑声你的拥抱甚至是,你对我的爱。但是总会在很突然的某一瞬间就突然想起,我曾经有一个很爱我的爸爸,应该是很爱我吧,虽然记不大清,也有些陌生,但是零碎的记忆里的一切可以证明我曾经被爸爸疼过爱过。 曾经坐在客厅,看着当年挂在棺木前和灵车前的遗照,照片里的你,像是两只眼睛都在看着我,不管我从哪个角度看都一样。说实话,一张正经的大头照真的很恐怖很吓人,当年我都完全不敢看这张照片,妈妈还特地收在橱里。直到近几年我发了批准,让妈妈重新把照片放在客厅佛台旁。仔细端详你的脸,觉得自己好久好久没有那么认真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脑海里,对你的印象从来都是模糊的,多数的记忆里是没有你的脸的。除了这些,剩下的都是对你的照片的印象。十年里,非常偶尔地翻看有你的照片或是看着墙上的照片时,总是会问自己,这是谁?他是我爸爸。爸爸存在过吗?他在很多年前存在过吧。我真的有过爸爸吗?那当然,爸爸曾经很疼爱我。 我的爸爸曾经离开过我?我曾经经历那么令人崩溃的事情吗?那我至今到底是很健康地走出一切阴影了,还是十年以来都在逃避?……没有人知道,在我的脑海里,有过多少次这样的自问自答,像是催眠似的告诉自己自己曾经拥有那些感觉不真实的过去,却还是会偷偷地怀疑一切的真实性。理性告诉我它们当然是真实而曾经存在的,无奈真实感早已消逝得让我看不到影子。 对于你的离去,我们无法怨恨,也无法挽回。我们什么也没办法做,我们只能接受。我曾努力让日子过得忙碌让自己忘了你,但十年了,如今我只想努力记起关于你的一切。对于你的为人,你的性格,你曾经做过的事情,我只略知一二。而你曾经与我的互动,只剩下零碎不完整的记忆。但我相信这些记忆某一天一定会被某些记忆点给激发后被我记起,它们只是被尘封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被遗忘太久了。 十年了,我最想感恩的是妈妈。妈妈对我的爱,实在不能被言语和文字所诠释,它只能被感受。妈妈用很多很多的爱,陪伴我们走出没有爸爸陪伴的时光,用爱教会我很多很多东西。如今,我只能尽我的全力不让她失望和操心,然后希望自己快快再长大多一些,才能够让她完全放下肩上的担子。 爸爸用生命教会了我人生无常,珍惜当下;妈妈用生命力教会了我坚强和爱;而你们都用一生来教会了我“活出生命的光彩”。 爸爸,我爱你。妈妈,我爱你。 P/S:爸爸,我永远专属的守护者,要保佑我事事顺利啊。 珣上

怀念老师

Friday, April 18th, 2014

日子渐渐的过去,不知不觉老师已经离开我们一段日子,差不多九年了。 想想韡韡和珣珣也已经蛮大了吧,珣珣上大学了吗? 应该有一般文珩老师的学生也出来社会工作了吧? 如果你有话有对老师说,一起来留言吧,说说你的近况吧。 站长, 琮政

我要爸爸保佑我们出入平安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珩: 电脑坏了好多天,不能给你留言。 911那天,带孩子去给你拜祭。建委会几位理事也来了。 四天后的农历八月初八,我又带着孩子去看你了。 韡韡和珣珣烧香后,我问他们跟爸爸说了什么。 韡韡说:我要爸爸保佑我们出入平安。 是的,出入平安。 前几年珣珣也这么跟爸爸说过。 孩子都深深体会到,”出入平安”多么重要。 五年前。爸爸就是出入不平安, 从此,再也唤不回爸爸。 那天,孩子说,爸爸的脸愈来愈模糊了。 我说,就看相片吧。 前几晚,我和孩子搬出你的衣服来整理, 结果韡韡穿着你的衣和沙龙睡着了。 一直以为韡韡还小,岂知这孩子却把思念深藏于心中。

四年

Friday, September 11th, 2009

珩: 今天是你走后的第四个911。 四年后的911,吉华K校董家教的黄国荣、林星吉、刘国坚、张瑞结以及现任校长雷健聪还来给你上了一炷香。碧云和海槟也来了。 四年,有人说:好快啊,四年了! 四年,对我来说:人生观改变了。 四年,女儿从一个8岁小女孩到一个长得比我还高的12岁女孩。做了身份证,昨天刚考完UPSR,还有两个月就小学毕业了。 四年,儿子从一个懵懂的4岁小男孩到一个爱玩球爱看《十万个为什么》的8岁孩子。 四年来,我们的家,依旧。 四年来,你的学生—-黄琮正,依旧保留着这个网站。 四年来,仍然有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来到这个网站,留下只字片语。 而这个属于你的网站也正式被连线到吉华K校网站www.khk.edu.my。 感恩,你曾经的爱及孩子的懂事,支持着我走到今天。

女儿珣珣,爸爸,我很想你!

Friday, December 15th, 2006

爸爸,我很想你,没办法,我们一家人都过得很好,你呢? 你在你的家过得好吗?你成菩萨了吗? 我还是想要你抱我,可以吗? 南无阿弥陀佛! 女儿 珣珣

女儿:爸爸,我真的想见您一面!

Wednesday, September 13th, 2006

爸爸,9月11日那天早上,我、妈妈、弟弟和外婆去给您插一枝香。那一天,我没去学校,因为我怕学校里又有人会死。我也预测到学校会举行默哀,然后下课时大家因为怕我伤心就没有人要跟我说话。 9月12日,我因为想您,所以不想去学校。我已经一年没哭了。这一天,我太想您了,我哭着要您抱我,亲我。因为已经一年了,您没有这样做。我还想到去年您答应我在9月12日您生日那天去游乐场玩“半天游”及 Merry Go Round,但,11日早上您就走了。我一直哭,妈妈抱我。我要妈妈吃得胖胖,戴一个爸爸脸的面具,再装上胡子,那就像爸爸了。 爸爸,我真的想见您一面,我知道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昨天,我也用一句话来哄骗自己:“我是活泼的Xun Xun,我要快乐。”

黃麗根:懷念文珩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06

珩,再過六天,就是911了。 2005年之前,這是一個令全球人感到恐懼的日子。2005年911之後,這奇異的數字竟成為我們的幸福之家被炸毀的日子。 結婚10年,你對我的體貼,對孩子的愛,許多朋友稱羡!一向來,我們雖不富裕,但我們卻很知足。有一間屋子可安居,我們從不談起買多一間。假期,我們總會到半島各地走一趟,即使只住在小小的渡假屋,我們心裡也樂悠悠。 舉凡大小節日,如我和孩子的生日、情人節、中秋節、結婚週年紀念日,甚至與我們的宗教毫無相干的聖誕節,你都不會忘了送上一份情意深深的小禮。 某一年的結婚紀念日,我們把孩子托給老媽,然後你載著我來到“仙美拉”的咖啡座。在那昏暗的燈光下享受著美好的晚餐,那一刻,你說,我們猶如幽會的情人! 珩,你走了將近一年,這段日子,珣珣說她最懷念你給她的擁抱。每次出門前,你都不忘了給兩個孩子大大的擁抱。晚上回來,若孩子未睡,一聽到你的汽車引擎聲在蘺芭門口響起,姐弟倆就會衝到大門口等著你來把他們抱上車。 小時候,珣珣坐在爸爸腿上與爸爸駕著車進來,珣珣大了,就把寶座讓給弟弟,自己坐在車後。若你回來時,孩子睡了,你就在兩個孩子臉上親親。珣珣說,爸爸的鬍子雖然弄痛她的臉蛋兒,但她還是喜歡。 現在,我儘量多抱與多親孩子,並曾經問他們:像不像爸爸抱你們親你們的感覺?兩個孩子都異口同聲說:媽媽太瘦了,臉上又沒鬍子,不像! 我常擔心韡韡因為年紀小,而漸漸對爸爸的印象模糊了,就常常在孩子面前提起你。起初,一提起你,我就淚盈滿眶。韡韡說:媽媽,你的眼睛又有水了! 珩,你離開時,韡韡才4歲半。慶幸的是,你雖然忙教書、忙佛教工作、忙社會工作,卻能在有空時多親近孩子。知道嗎?韡韡最記得爸爸跟他一起沖涼的時刻。他說爸爸喜歡用肥皂洗身體,而媽媽和他們姐弟都用沐浴露。與爸爸在一起洗澡時,爸爸會用肥皂跟他洗身體,與他一起玩“滑肥皂”。那是最甜蜜的時光,我在忙家務事,你與兩個孩子在沖涼房傳來的嬉笑聲,曾經有此幸福圖繪於我們家,珩,我無怨無求! 今天,你雖然不在了,但我還是在沖涼房擺了一塊肥皂,孩子偶爾會用,口裡還會嘀咕著:這是爸爸喜歡的肥皂。 珩,這段日子以來,我不只是放肥皂來懷念你,我還在家裡掛了放大的合家照。在那幾張照片裡,我們一家四口都那麼快樂。其中一張在妹妹阿麗家拍的,你那鬼馬的表情,孩子很懷念! 那一次我們在阿麗家度假,我為了感謝你經常給身邊的人慶祝生日,我們也“合資”了生日蛋糕慶祝,卻做夢也沒想到那是你最後一個生日了。 珩,你走後,我深深體會到何謂世事無常!“世事無常”,那是你10年前的一幅畫作──一片枯葉從枝椏上掉落。繼程法師在喪禮間看到你這幅畫作,就向在場的親朋戚友開示說:文珩早己體悟無常了!是的,這幅畫掛在我們家10年了!而就在我們的婚姻踏入第10個年頭時,你不只一次向我說:10年了,家裡很多東西都要壞了,是時候換新的了。於是,我們換掉用了10年的床褥。你也說那套牛皮沙發裂了,新年前要換掉啦,可惜,中秋沒到,你就走了!你也說那套音響組合修了幾次都不能修好,等存夠錢時就買新的了。 噢,葉子會掉落,東西會壞,人會死,這就是無常!很簡單、很直接的佛法,只看我們願不願意接受事實,是不?我常想,你以前也常讓我自行做一些決定,你說你信任我。而今,你走得匆匆,不留一句話,該也是對我有十足的信任,才放心放下一切塵緣吧! 一年了,珩,你離開我和兩個可愛的孩子已一年了。去年911早上,我接到學校的電話趕到醫院,一直都還以為你只是像千禧年的某日般跌傷腳而己,豈知,從我一踏進加護病房到知道你走後的那一刻,你都不曾睜開眼或說一句話。 後來,我想,要說的,你都說了,要做的,你都做了,要付出的,你也付出了──在你有生之年,也在──911那天早晨。

曾文珩老師,你還好吧?

Monday, September 11th, 2006

九一一,這個不吉利的日子,曾文珩老師離開世間已經一年。今天一早,我就收到了一個留言給曾文珩老師; 今 早 晨 运 回 来 翻 开 报 纸 副 刊,看 到 了 丽 根 的 文 章,眼 眶 不 禁 湿 了。是 的,去 年 这 个时 间,家 人都 赶 到 PMC 去了。在 一 片 混 乱 中 医 生 宣 布 你 走 了!这 一 年 来,奂 旬 和wei wei 的 懂 […]

生命无常,珍惜当下的幸福和身边的人。
黄丽根

Friday, February 3rd, 2006

各位爱文珩爱曾老师的亲朋戚友及同学们: 文珩在世时,舞台是属于文珩的,不属于我的。或者,说得好听点,我就是那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可是,今天,这位成功的男人不在了,我这躲在他背后的女人就要走出来了,而且一走就走到舞台上来了。 屈指一算,文珩离开我们已有124天了。 这段日子里,我缺了另一半与我在生活上相扶持,孩子没有了爸爸出门前的抱抱与亲亲。有一天,我跟女儿说:“你虽然没有了爸爸,可是……”女儿立刻反驳我:“谁说我没有爸爸,我的爸爸在西方极乐世界。爸爸虽然没有与我们在一起,但爸爸的精神一直都在我们家里。” 是的,爸爸的精神,文珩的精神是什么呢? 结婚前,文珩曾对我说:“我是属于社会的,除了教书工作与家庭生活,这个社会还需要我,尤其佛教工作,我是义不容辞的。”他说这番话的用意,是要我先认同他的思想与观念,要不,就别嫁给他。于是,我们的恋情,拉拉扯扯了五年,才结成连理。 婚后,看着他忙忙碌碌,尤其是农历七月,忙着协助吉打佛学院、茹嫩佛教会、普明精舍的超度法会。平时,其他佛教团体及社团的大小活动与会议。假期,到四处的佛教会或生活营弘法及讲课。一直到文珩往生后的一个多月,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客厅上挂着一对文珩用毛笔字写出的佛偈: 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 那时,我才印证了一位法师在文珩往生后跟我说的一句话: “文珩这一生是来行菩萨道的。” 就因为他是来行菩萨道的,那一块蛀蚀了的楼板,就由他来踩空,他是舍己救人,不为自己求安乐呀! 有一件事,说来或者你们都不相信,文珩离世后,我去查他的银行户口,原来只剩RM2213,但他却认捐一千令吉给吉华K校建校,这就是文珩。 有人问我,既然文珩平时都为学校,为佛教,为社会付出那么多,怎么又会有这样的下场呢?那一刹那怎么菩萨又不来救他呢? 佛法说:各人因果各人担。这是业报,逃也逃不了。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目犍连,已修得阿罗汉之身,但最后却死于匪徒的乱石之下。这是他过去世带来的业,要去承担呀!我的女儿说:“或许爸爸前世曾经杀了很多白蚁。” 无论如何,今天,我非常坚信,文珩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丧礼期间,许多人看到的瑞相,再加上一位与我们关系亲密的佛友曾经有这样的一个经历:在文珩发生事情的那一段时间里,她在美国的一间寺庙里敲到头,痛得她嘴里一直念佛,寺庙里的师父知道了,说:”你的朋友要发生事情了。结果,几个小时后,她就接到文珩出事的消息了。两个月后,她告诉我她梦到文珩很庄严的在一个圈圈里的样子。当时,我流着悲喜交加的眼泪,听着这位远方朋友的电话。是的,我付出的一切痛、一切苦都有了代价。文珩菩萨,终于到达彼岸了。 各位在座的亲朋戚友,我可以坚强的接受文珩的离去,能在丧礼期间不掉一滴泪,因为,那期间,我只有一个信念,既然一切已是事实,就让文珩无牵无挂地往生西方到阿弥陀佛身边去吧。所以,丧礼期间,大家看到文珩有一个坚强的太太。 但,接下来的日子,我深深体会到鲁迅说过的一句话:人言可畏!是的,在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承担的外来压力,人言的可畏,却几乎令我崩溃。 在这里,我只想为自己,为天下所有遗孀说一句话: 不要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一个遗孀。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并不一定要天天哭丧着脸,躲在家里,面对一切的人事已非。反之,要站出来,为自己、为孩子、为已离去的另一半活得更精彩,更丰盛。 今天,我也要借这个机会,感激社会温馨的一面。文珩出事后,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适时的给我捎来一些暖意。比如说,举丧时,到我家来吊丧的人,来结缘的法师,义务协助的居民协会及佛友,十多二十年没见面的外地朋友捎来的慰问,完全不认识的吉隆坡循人小学师生寄来的大大小小慰问卡,义务帮我的律师,免费为我和孩子护理牙齿的牙医以及为文珩做了一首歌的佛青。 这一切,都让我心中有无限感恩,尤其一个年轻人,一位曾老师过去的学生,因感恩于老师过去的教育,在老师发生事情的几天内,就为老师设立了属于曾文珩的一个网站,并在假期间拜访了我,还承诺了永不关闭这网站。他说,因为老师的孩子还小,他要让老师的孩子长大后能看到一些东西。 曾老师的学生懂得感恩,我更该懂得感恩。今天,我也要特别感谢校方在事情发生后尽一切人事为文珩的孩子成立教育基金会,还破天荒的在学校办了一个超度法会,又给平凡的文珩办了一个那么盛大的追悼会。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来给文珩献上最后的敬意。 谢谢所有爱文珩的人。 也谢谢所有爱我的人, 我会让自己和孩子活得很好、很好! 最后,愿以这句话与大家共勉之—— 生命无常, 请珍惜当下的幸福, 请珍惜身边的人。 祝大家 身体健康 出入平安 阿弥陀佛。 (事情发生以来,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陆续在网站上留言或发表意见。因为事情发生后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因为心情也还未平静,我一直未在网站上留下只字片语来谢谢大家。今天,我就把在追悼会上说过的话留下,让所有关心的人可以放心,文珩的太太可以带着孩子坚强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