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相关新闻' Category

老师 We Miss You

Tuesday, September 11th, 2012

Chun Yuen, 老师 ,你已经离开6年了,你依然是我的良师 。 谢谢你 , 老师 i miss u………. 6h-2005 scashi, 不懂为什么,昨天有一个从外地来的老师向我问起了曾老师的事,原来今天就是曾老师去世的日子。我没能给她聊上些什么关于曾老师的事情,不过我知道当时学校失去了曾老师,那是学校,社会,教育界的一个很大的损失。 当然过了那么久,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不过那份一想起就不明所以的痛,还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因为已经成为了母亲,所以一想起当时那么小的孩子怎么看待及接受这起事件,一位母亲要怎样把这样就失去爸爸的过程告诉孩子,那要有多大的智慧和韧性。 我希望曾老师的家人过得好好的。

黃輝聰:一輩子的關愛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06

去年9月11日,我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在中國出席世界華文傳媒大會,手機是靜音狀態,中午回到酒店房裡處理文稿和圖片時,依釗撥來電話,提及我姐夫曾文珩在學校墜下身故的事件。我翻開手機一看,未接電話和簡訊一大排,心頭一沉…… 曾文珩是亞羅士打吉華K校的老師,因誤踩白蟻蛀蝕的地板而墜樓身亡,事發當日是9月11日,2001年的這一天,美國紐約發生雙子塔被恐怖襲擊事件而令世人震驚。 文珩發生意外的事情已過去一年,但對於我們這個三代同堂感情融洽的家庭,卻一直是久久都無法忘懷的事。 對於兩個外甥女外甥兒,我尤其感觸更多,除了北上回家和撥電給他們的次數增加了之外,也給他們更多關愛,父親來不及完成的承諾,都一一幫助他們實現。這是我們兄弟姐妹給兩個孩子的一輩子承諾。 外甥女珣珣今年9歲,她明白父親往生是一個事實,但更喜歡人家一直和她談起父親生前的事,談著談著,就好像高大的父親活現在眼前;但因為一些心理障礙,使她開始逃避閱報,因為“很多報紙寫她父親死去的事”,也“不喜歡看到報紙有刊登死人的新聞”。 如今她的媽媽用心寫了一篇懷念文章,寫的都是她爸爸生前的點滴,我衷心希望此篇文章見報後,她能打開心房用心細讀,並改變她對報紙的印象。

7個月了,未獲賠償金
遺孀:申請文件下落不明

Friday, April 21st, 2006

(亞羅士打訊)誤踩白蟻蛀蝕的地板而墜樓身亡的吉華K校曾文珩老師,逝世已有7個月又20天了,但他的遺孀聲稱至今仍未獲得政府的任何賠償金,有關申請文件也下落不明。 曾文珩的遺孀黃麗根說,吉州教育局已將賠償金申請文件寄到教育部,當她追問教育部官員時,官員表示申請文件已呈到財政部或公共服務局。 “她打電話給這兩個部門時,兩個部門的官員又說申請文件在其他兩個部門,沒人知道申請文件的下落。” 黃麗根指出,去年12月,她已拿到丈夫的退休金及恩奉金,就只剩下賠償金。她強調,丈夫是在工作時間發生意外,理應獲得賠償。 已拿到夫退休金 她說,丈夫墜樓身亡後,部長及州內大小官員曾答應會儘快處理她的賠償金,結果7個月20天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當時還有部長跟我說,妳的孩子長大後若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我會協助解決。這些人都忘了他們許過的承諾嗎?” 今年3月10日,黃麗根出席吉華k校節目時,也曾向黃家定和韓春錦尋求協助。韓春錦過後致電給她,表示已再次致函予財政部及公共服務局要求加速處理賠償金事宜。 繼承丈夫遺志 另一方面,黃麗根為了繼承丈夫的遺志,去年10月開始,她向州教育局提出轉到吉華K校當老師的申請,但該校目前無空缺。她說,她會繼續等到申請被批准。 “文珩生前曾對兩個孩子許下承諾說,等新校舍好後,會和孩子一起到新校舍去,他教書,孩子們就讀書。但很可惜,這個承諾不能實現了。” 44歲的曾文珩是於2005年9月11日早上7點45分,在二樓教務處複印一些文件時,腳下三夾板鋪成的地板突然崩塌,導致他連人帶板從崩塌缺口直跌下15尺高的底樓學校禮堂處,傷重不治。 這件意外發生後,繼而揭發全國150多所華小遭白蟻侵蝕、欠缺維修費的困境。 設館紀念曾文珩 吉華K校董事會籌委會主席兼家教協會主席林星吉聲稱,該校新校舍建竣後,董家教將會在校園角落設立一座小型的曾文珩老師紀念館,收藏曾文珩的事蹟及剪報,供學生參閱。 吉華K校月前領取新校舍證書後,曾文珩遺孀黃麗根曾把建校證書帶到曾文珩骨灰前,讓他看一看這張期待已久的證書。 黃麗根在文珩的骨灰前,點上三枝清香後說“文珩、證書已到,你可安息了。 光明日報

去年誤踩蛀蝕樓板墜下身亡
吉華辦曾文珩追悼會

Saturday, January 14th, 2006

(亞羅士打訊)“文章流千古英年往年歸極樂,珩墜終一生吉華悲痛失良師”,吉華K校老師曾文珩去年9月11日誤踩白蟻蛀蝕樓板從2樓墜下禮堂身亡,堅強的遺孀黃麗根親自協助吉華K校董家教舉辦“璀燦人生曾文珩老師追悼會”。 這場追悼會是週五(13日)下午2時至5時,在吉華獨中禮堂舉行,逾千人包括華社人士、督學、師生、家長、佛教界人士都以誠摯的心追悼曾文珩。 在思憶曾文珩生前點滴和貢獻之際,校方和親屬都希望政府能關注華校發展問題。 校方未接獲撥款 曾文珩的妻子黃麗根受到《星洲日報》詢及教育部緊急撥款維修校舍工程進展時遺憾的說,文珩逝世已數月,但是校方迄今仍未接獲撥款,因此都還沒有安排承包商展開維修工作。 校長賴勁華則希望維修工程能早日開始,以免教師把圖書館充當臨時教務處引起多番不便,有關環境對學生也不利。 追悼會開始時,10餘嘉賓包括吉華K校董事長拿督張日洲、吉打州督學王祥德、吉打佛學院主席林心元、繼程法師等上台主持點燈儀式,全場熄燈,眾人以哀悼的心情點燃油燈後,全場默哀一分鐘。 追悼會中安排30分鐘幻燈片,籌委會在曾文珩遺孀黃麗根協助下,耗費3個月時間準備幻燈片內容,全體吉華K校師生也交出一顆“心”,誠摯的協助籌劃工作。 曾經被曾文珩教過的一名學生黃琮正,他在老師去世後感到非常傷心,特別設立一個網站http://www.chanboonheng.com紀念老師,並在曾文珩追悼會展覽櫃台上,展示有關網址和網站。

珩墜終一生.吉華失良師
追悼曾文珩老師悲淒淒

Saturday, January 14th, 2006

(亞羅士打13日訊)“文章流千古,英年往生歸極樂;珩墜終一生,吉華悲痛失良師。” 這是吉華K校為曾文珩追悼會“璀璨人生”所寫的對聯,簡單卻深切表達該校對他的思念。 吉華K校今午在亞羅士打吉華獨中,為在去年9月11日,因不幸踩著遭白蟻侵蝕的樓板,而墜下身亡的曾文珩舉行追悼會,數百名關愛曾文珩的同行、朋友、董家教三機構成員、佛友、各政黨代表、家長以及學生,紛紛懷著沉重的心情出席。 該校在禮堂后方展示了曾文珩遺物,包括他心靈手巧製作的各樣中國結、剪紙、手工藝品等,和他參與各團體的衣服。 另外,也貼出事發時各報章的剪報,以及關心他的學生、親友親手繪製的大小卡片,甚至是不認識的人,例如吉隆坡循人華小6年級師生,也在那期間寄來慰問的卡片。 曾文珩1名從事網絡軟體編寫的學生黃琮正,也在之后為敬愛的老師設立網頁,網頁為:www.chanboonheng.com。 在追悼會上,曾文珩的同事輪流述說與他的結緣,讓與會者更認識文珩那高貴的情操。 吳寶添老師披露,文珩曾表示,即使中了大彩巨額獎金,也要當老師,顯示他對教學的熱愛。 陳海檳則感慨的說,文珩在2000年時曾說該校老師當中也有F4,那就是他、文珩、吳寶添以及曾國紋。 “當初的F4,如今僅剩我和吳寶添,真叫人不勝唏噓,並也感嘆生命的短暫。” 李碧雲悲痛地說,文珩讓人貼心的是,他經常會在老師生日時送上自製的禮物,更甚的是往往連當事人也忘了自己的生日,他卻常記在心。 “有時,學生沒錢吃早餐時,他總會自掏腰包為他們購買食物。” 曾彩珠向來與文珩以兄妹相稱,她對文珩沒齒難忘的一件事,是文珩某年過年前知道她經濟拮据,在給她的賀年卡中,放了內附100令吉的紅包。 “這對于當時陷入困境的我而言,真的是雪中送炭般的重要。” 排除外界閒言閒語 黃麗根堅強站起來 人言可畏,精神幾乎崩潰了!曾文珩遺孀黃麗根仍然堅強站起來,矢言與兒女們在未來的日子,活得更精彩。 黃麗根不否認其丈夫死后,她必須獨力面對外界的閒言閒語,而且深深體會到人言的可畏,外界的壓力,令她精神快要崩潰了。 她說,儘管有人用另類眼光審判她,在人事糾紛上,她還是要勇敢站起來,為自己、兒女及為已逝的丈夫,活得更精彩。 黃麗根今午出席已故丈夫曾文珩追悼會上,在台上發表其內心感受及最近的生活。 她說,其丈夫與她相戀時,已強調他是屬于社會的,堅持要為社會作出貢獻,也經常忙于佛教團體活動,並要她接受,因此導致他倆的戀情經過5年光景的考驗,才順利結婚。 她說,文珩逝世后,其銀行戶口僅有兩千余零吉,死者還遺言要捐出1000零吉給吉華K校建校委員會。 她表示,有人質疑文珩生前為社會,教育及佛教作出偉大的貢獻,卻際遇不幸,有此下場?也許,這是佛陀所說的因果,或是業障,死者本身要承擔,逃不過的。 她說,當時女兒還很天真問她,父親是不是生前殺死許多白蟻?以及丈夫曾在寺廟撞到頭,在直唸佛號后,竟有人告知死者或有一些事故發生,無論如何,這都是業障。 麗根坦言她堅強接受文珩離逝的事實,以讓丈夫毫無牽掛的離開人間。在向兒女道明父親逝世后,女兒卻反駁,他們的父親在極樂世界,顯然父親的精神永留兒女心中。 她感謝社會人士以及遠在外地的朋友,在其丈夫逝世后,紛紛寄卡片慰問家人,以及校方設立文珩兒女教育基金,協助他們。 她表示會與一對兒女好好過生活,並吁吁大家珍惜身邊的人。 曾文珩生前熱愛教育,且活躍于社會團體。 “曾老師,你的愛與我們同在”,吉華K校學生在追悼會上高歌,而老師生前點滴,他們銘記在心。 學生紛紛購買曾文珩生前點滴光碟觀看。

吉华K校千人悼念曾文珩
筹募基金供子女教育用途

Friday, January 13th, 2006

逾千名学生、校友和嘉宾,今日下午前往亚罗士打吉华独中礼堂,悼念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曾文珩老师。 曾文珩生前在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任教,是一名受师生敬爱的老师,但是不幸于去年9月11日发生意外,因踩空受白蚁蛀蚀的楼板,从15尺高的学校礼堂楼上跌下不治身亡。 这场悼念会是由吉华校友会举办,出席悼念会的除了曾文珩生前的学生、同事、朋友及吉华校友外,马华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曹智雄和哥打达鲁阿曼区州议员张日洲也有出席。张日洲也是吉华校友会的主席。 办公室失去往昔欢乐 吉华K小校长赖劲华、张日洲和各校友及学生,分别在悼念会上发表感言。一些老师表示,曾文珩生前喜欢在教师办公室内讲笑话,自从他离开后,办公室内就失去了往昔的欢乐。 主办单位也播放了曾文珩老师生前的照片长达30分钟,当地的佛教团体“馨禾坊”也现唱演唱特意为曾文珩所作的歌曲《以心诚待》。这时,许多老师、学生和校友都忍不住落泪。 曾文珩的遗孀妻子黄丽根也在追悼会上致词,最后吉华K校学生以一首《掌声响起》结束今天的追悼会。 追悼会在下午2时30分开始,历时两小时。 追悼会现场也展示了曾文珩生前的物品,其中包括他所穿过的各团体理事制服、他擅长编织的中国结、书法作品、学生所架设的网页,以及意外事件的剪报和相关评论等。 曾文珩生前也是一名重感情的老师,追悼会展出了他为学生、朋友和同事所准备的礼物,以及一张记录他们生日的“生日表”,奈何这些礼物再也无法由曾文珩亲自交给他们。 筹“曾文珩教育基金” 主办单位也在现场筹募“曾文珩教育基金”以供其两名子女日后的教育用途。他的大女儿目前就读小学,而小儿子则尚未入学。 曾文珩的意外事件敲响了华教界的警钟,更揭露了华小长期以来因为缺乏拨款维修校舍,学生被迫在残旧校舍上课的安全问题。 在曾文珩事件所引发的舆论压力下,教育部长希山慕丁于去年9月19日宣布拨出一千万令吉给各源流小学,充作紧急维修校舍拨款。 但是华教人士普遍认为,此举并不能解决华小长期以来受到政府不公平对待的困境,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应该是将华小拨款制度化,公平地按造学生人数分配拨款。

曾文珩老师追悼会

Thursday, December 29th, 2005

地点: 吉华独中礼堂 时间: 2:00下午 日期: 13-01-2006

Deceased teacher’s photo for Hisham and his men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The tragic death of schoolteacher Chan Boon Heng should not be in vain and Parliamentary Opposition Leader Lim Kit Siang makes a suggestion. He wants Chan’s photographs to adorn the offices of the education minister, deputy minister, the parliamentary secretary, director-general and state directors. This, he stressed, would serve as a ‘constant reminder that educational […]

教育部应挂曾文珩遗照
提醒官员教育失策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建议,将曾文珩的相片挂在教育部高官,包括教育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总监及州主任的办公室里,以不断提醒官员的教育失策,不仅阻碍国家进步,更夺走人命。 他在文告上表示,记念曾文珩的唯一方式,就是政府必须承诺,因校舍破烂与不安全而造成师生丧命的惨剧不会重演,这包括国民学校、华校或淡校在内。 国家教育已遭白蚁侵蚀 针对一些报章把有关惨剧形容为“异常的意外”(9月16日海峡时报),林吉祥表示,“曾文珩的牺牲不是’异常的意外’所造成,相反的行事疏忽造成校舍破烂与不公平的教育制度才是真凶。其实,它象征著国家教育制度的楼板,正受到白蚁的侵蚀。” 针对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昨日说,自希山慕丁出任教育部长后,就不断的巡视超过40间学校,包括国民学校在内,以了解有关校舍是否安全,林吉祥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希沙慕丁显然未下足功夫。 “希沙慕出掌教育部18个月后,巡视全国中、小学校不到5巴仙的总数。全国有约10万间学校,是否要教育部长抽出时间亲自巡视之后,有关学校的师生才享有安全?” 他表示,“在国家庆祝独立48周年的国庆月里发生曾老师壮烈牺牲事件,不禁使人感觉伤痛,忆起建国将近50年后,国家教育发展的丑陋一面。” 国会应批章瑛紧急动议 另一方面,林吉祥也表示,国会议长南里应批准章瑛所提出的紧急动议,让希沙慕丁有机会向国会议员及国人报告,其部门将采取甚么紧急弥补措施,来鉴定及纠正国内的所有破烂与不安全校舍问题。 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已经通知国会,要求在周一紧急辩论曾文珩事件,以及国内的破烂与不安全校舍对师生性命与身体构成威胁的问题。 “紧急辩论也能让希沙慕丁成立一个教育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直接参与监督国家的教育发展,包括确保曾文珩惨剧不会重演。”

毕业生设网页
纪念已故曾文珩老师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就在人们纷纷通过媒体,对吉华K校已故教师曾文珩的意外身亡表示震惊与惋惜时。曾老师教导过的一名毕业生,选择以设立网页的方式,来纪念这位他毕生难忘的老师,同时表达本身对当局的满腔不满和愤怒。 今年22岁的网站软体编写员黄琮正在网页上表示,“曾文珩老师是我在1994至1995年就读吉华H校的恩师,他的鼓励、欢呼和教导让我毕生难忘。” 黄琮正今天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诉说他设立该网页的目的,“希望网页能够让同学和老师们,铭记曾老师对华校的付出,也提醒有关当局,他们的疏忽让国家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这个刚于昨夜诞生的网页,虽然设计简单,但是却收集了各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并提供了一个让浏览者向曾老师留言的空间,字里行间仍然让人感觉到黄琮正对老师的深深缅怀。 他表示,由于网页才刚诞生一天,也缺乏管道宣传,因此尚未有人在网页上留言。 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事件,在华社掀起了层层议论,凸现华小长久以来缺乏资金维修校舍的问题。 曾担任篮球队教练 黄琮正将本身和曾文珩老师之间的一段师生情,向记者娓娓道来,“当时的曾老师是吉华H校的老师(后来转去吉华K校),是我5年级的篮球教练”。 “当时我们的篮球队并不优秀,校长也没有给予大力支持,但是老师仍然争取每一个出赛的机会,带领我们这群小瓜南征北讨。” “我们因为技不如人而频频吃败仗,但老师总是不断鼓励我们,告诉我们比赛胜败不是关键,吸取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我们侥幸赢得比赛,老师就请所有队员到学校食堂去大吃一顿。” 谈起这位平易近人的老师,黄琮正一扫之前的忧愁,开始露出笑容。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老师遴选篮球校队成员的过程。欲进入校队的学生都必须投入一粒罚球,还记得当时我投不进,再三向老师求情后,他仍然叫我回去上课,就在我垂头丧气的离开球场时,老师把我叫住,给我多一次机会,就这样我成功挤入校队,和老师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 “除了在球场上的教导,每当我有什么心事或学业上的问题时,我都会向他倾诉,而他也会不厌其烦地开导我,给我鼓励。” 虽然曾老师并非黄琮正的科目老师,但是他们的师生情却比他人来得深厚。 “我常在放学后骑脚踏车去找老师谈天,老师也不时在放学后驾车送我回家,记得我在考完小六检定考试后,老师经常在上课时间里,带我到其他学校去观摩他校的篮球赛。” 谈及曾老师对他的影响,黄琮正表示,“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乐观看待事物,他总是逗我们开心,要我们乐观面对挫折”。 师生情深 原来曾老师和他家庭的关系,一早就已经开始了,“我的父亲和曾老师是中学同窗,我和父亲在1998年的新年有拜访过老师,但是之后就没有联络了”。 谈到老师在学校以外的活动,黄琮正表示,曾老师不但在学校内推动许多活动来协助学校的发展,课余时间更到当地的佛教会去当义工。 他通过网际网络将这起意外告诉了许多在国外念书的同学,他们也都感到万分悲伤与惋惜。 感到不满与愤怒 对于曾老师的意外,黄琮正除了伤心惋惜,他也感到不满与愤怒。 他认为政府不应忽视华校问题,应该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当局就是因为忽略了吉华K校之前修复校舍的要求,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这样的厄运若没有在曾老师身上发生,可能也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政府是不是要等到再有人死了,才愿意采取行动?” 最后他无奈地表示,“好的老师已经越来越难找了,但我们还是白白牺牲了一名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