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女儿:爸爸,我真的想见您一面!

Wednesday, September 13th, 2006

爸爸,9月11日那天早上,我、妈妈、弟弟和外婆去给您插一枝香。那一天,我没去学校,因为我怕学校里又有人会死。我也预测到学校会举行默哀,然后下课时大家因为怕我伤心就没有人要跟我说话。 9月12日,我因为想您,所以不想去学校。我已经一年没哭了。这一天,我太想您了,我哭着要您抱我,亲我。因为已经一年了,您没有这样做。我还想到去年您答应我在9月12日您生日那天去游乐场玩“半天游”及 Merry Go Round,但,11日早上您就走了。我一直哭,妈妈抱我。我要妈妈吃得胖胖,戴一个爸爸脸的面具,再装上胡子,那就像爸爸了。 爸爸,我真的想见您一面,我知道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昨天,我也用一句话来哄骗自己:“我是活泼的Xun Xun,我要快乐。”

张淑妮:祝福你们,丽根!

Wednesday, September 13th, 2006

丽根, 上个周末拨了电话北上于你,无人接听,想必你出外去了。 今日在报章上阅读了你的文章,生性懒散的我忍不住提起了笔,为你书写几个字。 一年了,拨电给你,也是因为一年了。 这一年里,生活忙忙碌碌,却依然牵挂着远在北马的你及孩子们。 在这一年里,明了你必须穷于应付、面对、解决、承受无数的琐碎事务,乃至得重新整顿心情,在人生的道路上带领孩子们重新启步。 在忙忙碌碌的日子中,从报章、杂志或文珩的纪念网页中捕捉你的讯息,希望借此能知道你和孩子们的近况。 感性中不失理性的你,对凡事向来均抱怀美好的憧憬,看事总是看积极的一面,使我坚信你在这一年内必能摆脱伤悲,站稳脚步携着孩子们的稚手向前迈进!此外,手足之间的凝聚力所带给你的关怀、支持,以及文珩生前所结下的无数善缘,也让我坚信你将会更勇敢地迎向未来的挑战,继续发挥生命中的真、善、美。 文珩走时,看着年稚的孩子们,我想起了这首歌曲,愿与孩子们共勉之∶ 亲爱的孩子,爸爸无法实现的,希望你承续下去,唱吧、爱吧、祷告吧,爸爸离去后,切记孝顺妈妈。 亲爱的孩子,爸爸离去后,切记做个好孩子,遵从妈妈的教诲,远离罪行,以爸爸的言行为范。 亲爱的孩子,爸爸每晚都祷告,祷告你茁壮成长,他日何时何处再相聚,唯有“业”知晓! 文珩走了, 留下的是无常的讯息,但你却将无常化为永恒,让孩子的父亲永远活在孩子们的心中,我深信在你细心的呵护、爱与引导之下,孩子们将会茁壮成长,以父亲的言行为范,让父亲的精神永留世间。 祝福你们,丽根!

黃麗根:懷念文珩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06

珩,再過六天,就是911了。 2005年之前,這是一個令全球人感到恐懼的日子。2005年911之後,這奇異的數字竟成為我們的幸福之家被炸毀的日子。 結婚10年,你對我的體貼,對孩子的愛,許多朋友稱羡!一向來,我們雖不富裕,但我們卻很知足。有一間屋子可安居,我們從不談起買多一間。假期,我們總會到半島各地走一趟,即使只住在小小的渡假屋,我們心裡也樂悠悠。 舉凡大小節日,如我和孩子的生日、情人節、中秋節、結婚週年紀念日,甚至與我們的宗教毫無相干的聖誕節,你都不會忘了送上一份情意深深的小禮。 某一年的結婚紀念日,我們把孩子托給老媽,然後你載著我來到“仙美拉”的咖啡座。在那昏暗的燈光下享受著美好的晚餐,那一刻,你說,我們猶如幽會的情人! 珩,你走了將近一年,這段日子,珣珣說她最懷念你給她的擁抱。每次出門前,你都不忘了給兩個孩子大大的擁抱。晚上回來,若孩子未睡,一聽到你的汽車引擎聲在蘺芭門口響起,姐弟倆就會衝到大門口等著你來把他們抱上車。 小時候,珣珣坐在爸爸腿上與爸爸駕著車進來,珣珣大了,就把寶座讓給弟弟,自己坐在車後。若你回來時,孩子睡了,你就在兩個孩子臉上親親。珣珣說,爸爸的鬍子雖然弄痛她的臉蛋兒,但她還是喜歡。 現在,我儘量多抱與多親孩子,並曾經問他們:像不像爸爸抱你們親你們的感覺?兩個孩子都異口同聲說:媽媽太瘦了,臉上又沒鬍子,不像! 我常擔心韡韡因為年紀小,而漸漸對爸爸的印象模糊了,就常常在孩子面前提起你。起初,一提起你,我就淚盈滿眶。韡韡說:媽媽,你的眼睛又有水了! 珩,你離開時,韡韡才4歲半。慶幸的是,你雖然忙教書、忙佛教工作、忙社會工作,卻能在有空時多親近孩子。知道嗎?韡韡最記得爸爸跟他一起沖涼的時刻。他說爸爸喜歡用肥皂洗身體,而媽媽和他們姐弟都用沐浴露。與爸爸在一起洗澡時,爸爸會用肥皂跟他洗身體,與他一起玩“滑肥皂”。那是最甜蜜的時光,我在忙家務事,你與兩個孩子在沖涼房傳來的嬉笑聲,曾經有此幸福圖繪於我們家,珩,我無怨無求! 今天,你雖然不在了,但我還是在沖涼房擺了一塊肥皂,孩子偶爾會用,口裡還會嘀咕著:這是爸爸喜歡的肥皂。 珩,這段日子以來,我不只是放肥皂來懷念你,我還在家裡掛了放大的合家照。在那幾張照片裡,我們一家四口都那麼快樂。其中一張在妹妹阿麗家拍的,你那鬼馬的表情,孩子很懷念! 那一次我們在阿麗家度假,我為了感謝你經常給身邊的人慶祝生日,我們也“合資”了生日蛋糕慶祝,卻做夢也沒想到那是你最後一個生日了。 珩,你走後,我深深體會到何謂世事無常!“世事無常”,那是你10年前的一幅畫作──一片枯葉從枝椏上掉落。繼程法師在喪禮間看到你這幅畫作,就向在場的親朋戚友開示說:文珩早己體悟無常了!是的,這幅畫掛在我們家10年了!而就在我們的婚姻踏入第10個年頭時,你不只一次向我說:10年了,家裡很多東西都要壞了,是時候換新的了。於是,我們換掉用了10年的床褥。你也說那套牛皮沙發裂了,新年前要換掉啦,可惜,中秋沒到,你就走了!你也說那套音響組合修了幾次都不能修好,等存夠錢時就買新的了。 噢,葉子會掉落,東西會壞,人會死,這就是無常!很簡單、很直接的佛法,只看我們願不願意接受事實,是不?我常想,你以前也常讓我自行做一些決定,你說你信任我。而今,你走得匆匆,不留一句話,該也是對我有十足的信任,才放心放下一切塵緣吧! 一年了,珩,你離開我和兩個可愛的孩子已一年了。去年911早上,我接到學校的電話趕到醫院,一直都還以為你只是像千禧年的某日般跌傷腳而己,豈知,從我一踏進加護病房到知道你走後的那一刻,你都不曾睜開眼或說一句話。 後來,我想,要說的,你都說了,要做的,你都做了,要付出的,你也付出了──在你有生之年,也在──911那天早晨。

黃輝聰:一輩子的關愛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06

去年9月11日,我和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在中國出席世界華文傳媒大會,手機是靜音狀態,中午回到酒店房裡處理文稿和圖片時,依釗撥來電話,提及我姐夫曾文珩在學校墜下身故的事件。我翻開手機一看,未接電話和簡訊一大排,心頭一沉…… 曾文珩是亞羅士打吉華K校的老師,因誤踩白蟻蛀蝕的地板而墜樓身亡,事發當日是9月11日,2001年的這一天,美國紐約發生雙子塔被恐怖襲擊事件而令世人震驚。 文珩發生意外的事情已過去一年,但對於我們這個三代同堂感情融洽的家庭,卻一直是久久都無法忘懷的事。 對於兩個外甥女外甥兒,我尤其感觸更多,除了北上回家和撥電給他們的次數增加了之外,也給他們更多關愛,父親來不及完成的承諾,都一一幫助他們實現。這是我們兄弟姐妹給兩個孩子的一輩子承諾。 外甥女珣珣今年9歲,她明白父親往生是一個事實,但更喜歡人家一直和她談起父親生前的事,談著談著,就好像高大的父親活現在眼前;但因為一些心理障礙,使她開始逃避閱報,因為“很多報紙寫她父親死去的事”,也“不喜歡看到報紙有刊登死人的新聞”。 如今她的媽媽用心寫了一篇懷念文章,寫的都是她爸爸生前的點滴,我衷心希望此篇文章見報後,她能打開心房用心細讀,並改變她對報紙的印象。

曾文珩老師,你還好吧?

Monday, September 11th, 2006

九一一,這個不吉利的日子,曾文珩老師離開世間已經一年。今天一早,我就收到了一個留言給曾文珩老師; 今 æ—© 晨 运 回 来 ç¿» å¼€ 报 纸 副 刊,看 到 了 丽 æ ¹ çš„ æ–‡ 章,眼 眶 不 禁 湿 了。是 的,去 å¹´ è¿™ 个时 间,家 人都 赶 到 PMC 去了。在 一 片 æ·· ä¹± 中 医 生 宣 布 ä½  èµ° 了!这 一 å¹´ 来,奂 æ—¬ å’Œwei wei çš„ 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