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土阿妈: 宇航计划的未耒又由谁驾驳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相信很多人都读到报章,有关亚罗士打吉华K校的曾文珩老师在楼上教务处,踩中被白蚁腐蚀的地板,跌到楼下礼堂,不幸逝世的消息。 随后吉华即获紧急拨款5万令吉,以讓吉華K校進行初步修复危格之经費。 因为平白无辜失去一条宝贵的性命,才换耒五万令吉(RM50,000)的紧急拨款。就好像马路上的窟窿不死一两个骑士也不补。 RM50,000可以维修什么?我们心里都有底,装修一间新的双层排屋也大概是这个数目吧,也不过是普遍的材料装潢。而现在要维修的是一座学校, RM50,000补那里?我们打算花9千500万令吉在2007年送一名太空人随俄罗斯火箭升空的宇航计划, 拨出500英亩地方发展“飞机家园”计划。可是却没有本事去拨款给维修,兴建小学,培养教怖和改善教师的待遇,以应付常年以耒学生拥挤,师资不足的问题。 是急功近利吧?只看眼前的风光,漠视栽培未来的幼苗。花大钱让外国看我们 “可以!”,比花钱来默默耕耘好看得多。 年久失修的学校没有未来,宇航计划的未耒又由谁驾驳?

毕业生设网页
纪念已故曾文珩老师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就在人们纷纷通过媒体,对吉华K校已故教师曾文珩的意外身亡表示震惊与惋惜时。曾老师教导过的一名毕业生,选择以设立网页的方式,来纪念这位他毕生难忘的老师,同时表达本身对当局的满腔不满和愤怒。 今年22岁的网站软体编写员黄琮正在网页上表示,“曾文珩老师是我在1994至1995年就读吉华H校的恩师,他的鼓励、欢呼和教导让我毕生难忘。” 黄琮正今天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诉说他设立该网页的目的,“希望网页能够让同学和老师们,铭记曾老师对华校的付出,也提醒有关当局,他们的疏忽让国家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这个刚于昨夜诞生的网页,虽然设计简单,但是却收集了各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并提供了一个让浏览者向曾老师留言的空间,字里行间仍然让人感觉到黄琮正对老师的深深缅怀。 他表示,由于网页才刚诞生一天,也缺乏管道宣传,因此尚未有人在网页上留言。 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事件,在华社掀起了层层议论,凸现华小长久以来缺乏资金维修校舍的问题。 曾担任篮球队教练 黄琮正将本身和曾文珩老师之间的一段师生情,向记者娓娓道来,“当时的曾老师是吉华H校的老师(后来转去吉华K校),是我5年级的篮球教练”。 “当时我们的篮球队并不优秀,校长也没有给予大力支持,但是老师仍然争取每一个出赛的机会,带领我们这群小瓜南征北讨。” “我们因为技不如人而频频吃败仗,但老师总是不断鼓励我们,告诉我们比赛胜败不是关键,吸取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我们侥幸赢得比赛,老师就请所有队员到学校食堂去大吃一顿。” 谈起这位平易近人的老师,黄琮正一扫之前的忧愁,开始露出笑容。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老师遴选篮球校队成员的过程。欲进入校队的学生都必须投入一粒罚球,还记得当时我投不进,再三向老师求情后,他仍然叫我回去上课,就在我垂头丧气的离开球场时,老师把我叫住,给我多一次机会,就这样我成功挤入校队,和老师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 “除了在球场上的教导,每当我有什么心事或学业上的问题时,我都会向他倾诉,而他也会不厌其烦地开导我,给我鼓励。” 虽然曾老师并非黄琮正的科目老师,但是他们的师生情却比他人来得深厚。 “我常在放学后骑脚踏车去找老师谈天,老师也不时在放学后驾车送我回家,记得我在考完小六检定考试后,老师经常在上课时间里,带我到其他学校去观摩他校的篮球赛。” 谈及曾老师对他的影响,黄琮正表示,“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乐观看待事物,他总是逗我们开心,要我们乐观面对挫折”。 师生情深 原来曾老师和他家庭的关系,一早就已经开始了,“我的父亲和曾老师是中学同窗,我和父亲在1998年的新年有拜访过老师,但是之后就没有联络了”。 谈到老师在学校以外的活动,黄琮正表示,曾老师不但在学校内推动许多活动来协助学校的发展,课余时间更到当地的佛教会去当义工。 他通过网际网络将这起意外告诉了许多在国外念书的同学,他们也都感到万分悲伤与惋惜。 感到不满与愤怒 对于曾老师的意外,黄琮正除了伤心惋惜,他也感到不满与愤怒。 他认为政府不应忽视华校问题,应该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当局就是因为忽略了吉华K校之前修复校舍的要求,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这样的厄运若没有在曾老师身上发生,可能也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政府是不是要等到再有人死了,才愿意采取行动?” 最后他无奈地表示,“好的老师已经越来越难找了,但我们还是白白牺牲了一名好老师”。

华教不可踩空跌死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9月11日,这个不吉利的日子,我的老家亚罗士打吉华K校的曾文珩老师在楼上教务处踩中被白蚁腐蚀的地板,跌到楼下礼堂,不幸逝世。几乎所有的华文报章都不约而同以封面头条或者内页头条报导这新闻。读者也都感觉到这是大新闻。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自己的家里跌死了,那不过是一宗小小的意外,报章角落的一则小新闻,甚至不成为新闻。如果曾文珩老师是从自己的住家楼上跌下来而不幸身亡,报章也不会拿来打头条。但是他是踩上被白蚂蚁腐蚀成空心的一间华小的教务处的地板而跌死,那新闻就大了。因为它激起了华社要求增建华小而不可得的悲情。 华小的保存和发展是个长期存在于人们心中的大课题。执政党在每五年一次的大选中,都要宣布拨一些款项给几间华小或者宣布批准建立一两间华小,或者搬迁一两间华小来安抚华社不满的心。但是,政府自从独立以来从来没有根据人口增加比例来增建华小的事实,一直是华人心中的痛。他们因此怨限政府没有公平对待华小。曾文珩老师的死,才引起这样大的震撼,自然而然的成为华文报的大新闻。 就在曾文珩老师不幸跌死的同一天,雪隆华校董联会召开记者会,公布该会针对<2020年雪州结构蓝图草案>向雪州政府提呈的备忘录。备忘录根据雪州结构蓝图草案的预测,雪州人口将从419万增加到737万,因此,在2000年到2020年,雪州须增加423所小学和3133英亩小学保留地。但是,蓝图草案却不说明增加的各源流小学的数量和学校保留地的分配,同时避而不谈增建华小。这怎不叫长期以来为华教问题操心的华社又心挂挂呢?华小短缺,华小学生拥挤,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长期不能够解决,华社所要求的不过是根据人口结构和居民对源流学校的需求设立各源流学校,目标纯正,理由充足,要求简单明白,为什么长年解决不了呢? 雪州华小的问题,也存在于全国各州,存在于全国华人的心。在华社心中,如果增建华小不是问题,吉华K校就不会有被白蚁腐蚀成空心的教务处地板,让曾文珩老师踩下去,成为大新闻,激起华社的议论纷纷。明白华教问题困扰民心的人,会明白华社对这事件的情绪。只有种族主义政客,才会指责华教人士是搞种族情绪,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曾文珩老师的死,会触动这么多人的心? 人心不只为曾老师伤悲,还为华教的处境而落泪。但是吉打州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兹米达因看到的不是华小增建无门的问题,他只是追究责任,责任当然不会落在教育部或者教育局,而是落在华小董事部,因为他们擅自扩建学校。所以他对有关事件的回应是下令即日起吉打州所有擅自扩建学校范围的校方,都必须即刻停止使用有关的扩建范围和设备,并尽速提呈有关扩建资料给教育局。在这些官人眼中,曾文珩老师的死,只是非法扩建校舍的校方的错。他们当然不会想到,当擅自扩建的校舍都停止使用之后,华小校舍短缺的问题不是更深重了吗? 现在踩空跌死的是曾文珩老师,什么时候,华教也会踩空跌死?如果华小继续不得增建,师资永远不足,执政华人党继续当家不当权并继续束手无策下去的话,问题就会像白蚂蚁一样不断腐蚀着华社的根,华社,尤其是华教人士,一不小心,看不到脚下的白蚂蚁,整个华教系统就会像曾老师一样,踩空跌死。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18

MCA wants action on unsafe school buildings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KUALA LUMPUR: The MCA will discuss with the Education Ministry about swift remedial work on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operating from unsafe buildings, its president Datuk Seri Ong Ka Ting said. The party would not allow any more people, either teachers or students, to be killed in a manner similar to what happened to a teacher […]

Hisham to help teacher’s kin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KUALA LUMPUR: Education Minister Datuk Seri Hishammuddin Hussein said he will personally help the family of teacher Chan Boon Heng, who fell to his death early this week. “Assistance does not have to come from the ministry. It can come from me. I have never been stingy when it comes to teachers who are sincere […]

贈捐錢婚宴主人家
曾文珩編中國結籌款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亞羅士打訊)曾文珩生前最大心願是協助完成吉華K校建校大計,並且親自編織中國結,作為贈送給在婚宴上撥款捐錢給吉華K校建校基金的主人家。 據曾文珩的姐姐曾翠翠說,文珩擅長編織中國結,而吉華K校建校委員會在農曆八月,因碰上很多舉行婚宴的主人家撥款捐贈吉華K校建校基金,因此以別開先面的方式,用中國結取代錦旗贈送給主人家留念,曾文珩負責親手編織中國結。 曾文珩於9月11日從吉華K校2樓教務處踩中被白蟻侵蝕的樓板,自15尺高處墜下喪命後,手上仍有未完成的許多中國結。 曾翠翠說,文珩雖然只是吉華K校的教師,但出錢出力為建校計劃作出貢獻,除了編織中國結作上述籌款時回贈捐錢者用途,文珩也協助建委會進行許多任務。 據翠翠說,文珩生前有透露過想捐出1000令吉給吉華K校建校基金,但不知後來是否已捐出。 姐姐盼喚起政府關注 她希望文珩的死,能喚起政府關注華校發展和設備,不要再有第2個人發生類似悲劇。 在文珩家裡,掛著許多他親手編的中國結,顯示他多才多藝的一面。 翠翠對文珩的死深感悲傷,尤其在9月12日,剛好是文珩的生日,她想到文珩生前很愛吃蛋糕,結果當天越想越過意不去,就託一間經營素食店的老闆,一定要找出素食蛋糕送給文珩。 文珩生前並非吃素,只是喪禮採取佛教禮儀,因此翠翠就送上素蛋糕給文珩。 據文珩的朋友黃國榮說,一名新加坡人從報章上看到文珩的不幸事件後,雖然和文珩素不相識,也拿出1000令吉託他交給文珩家屬。

為曾文珩老師送殯
校方申請特假不獲准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亞羅士打訊)校方向縣教育局申請特假,以讓全校師生在9月15日為曾文珩老師送殯,但不獲批准。 因此,校方將只讓30名教師及110名學生送曾文珩最後一程,包括六青班的學生,曾文珩是六青班主任。 校方將在當天安排2輛巴士載送送殯的教師和學生。 校長賴勁華說,校方之前派出表格讓有意送殯的師生填寫,回收名單後,安排30名教師及110名學生送曾文珩最後一程。

曾文珩退休金恩俸金儘快發出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亞羅士打訊)教育局已著手處理吉華K校教師曾文珩的退休金和恩俸金。 吉華K校校長賴勁華說,布城的公務員退休局致電通知他,教育局已指示吉打州教育局即刻處理曾文珩的退休金和恩俸金申領手續,盡可能在9月就計算出總額,以移交給曾文珩家屬。 他說,有關部門表示將以最快的程序處理上述問題。 “依據一般的程序,公務員退休後都會在三四個月後才會申領到退休金和恩俸金,但教育局表示會特別處理曾文珩的個案。”

將呈備忘錄給納吉
吉華K校申請35萬維修費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亞羅士打訊)吉華K校建校委員會將呈備忘錄給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以向政府申請35萬令吉的維修校舍費用。 吉華K校代表團將在吉華K校家教協會主席林星吉,及建委會主席劉國堅率領下,於9月16日下午3時在吉北蘇丹阿都哈林機場求見納吉,納吉當天將前來亞羅士打主持全國國慶月閉幕儀式,該建委會希望納吉能順便巡視吉華K校校舍,關注華校發展問題及曾文珩老師喪命敲起的華社建設面對危機警鐘。 建委會將呈交備忘錄給納吉,申請35萬令吉重修危樓地板,及約30間課室屋瓦及木樑經費。

共用校舍環境惡劣
吉華K校覓地建校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05

(亞羅士打訊)米都吉華H、K、S 3間華小份屬姐妹校,吉華K校老師跌死事件,一舉突出HKS 3校的問題。吉華H、K共用建於1955年的甘榜霹靂校舍,吉華S校延用建於1950年的甘榜峇魯校舍,兩座校舍皆屬舊樓,建築樑木白蟻叢生。 甘榜霹靂舊樓除了白蟻腐蝕,更因兩校共用校舍,校園擠迫、環境惡劣。最近決定由吉華K校覓地建校,遷出之後吉華H校獨擁舊校舍。 吉華K校建校計劃耗資300萬令吉,目前正向廣大華社積極籌款,位於米都安邦園的新校舍圖測、地段也都在申請中。吉華K校老師跌死事件之後,政府正視HK 2校的問題,週二消息傳出建校圖測已經批准,建校地段也都沒有問題了。殉職的曾文珩老師,間接解決了吉華K校建校圖測和地段申請的問題。 迄今仍因白蟻腐蝕問題,在甘榜峇魯掙扎求存的吉華S校,也加入籌款運動,K校籌募的是300萬令吉建校基金,吉華S校籌募的是50萬令吉維修舊樓經費。林玉龍感嘆說,出動籌款時甚至有人質問,維修學校建築真的需要50萬令吉?他說:“以吉華S校舊樓損壞程度,最終籌獲50萬令吉都不曉得要先修哪一部份?!” 他說,不修又不能,要修又修不完,只能看著辦,先修重要的,次要的以後再打算了。 需籌款華小數不清 在向華社籌款維修、擴充、建校的華小豈只吉華HKS 3校。 週二早上到曾文珩停柩的喪府慰問家屬,其家屬屈指一算說,這所學校要籌款,那所學校要籌款,吉打州內草草一算正在籌款的華小十餘所,一些偏僻華小如浮羅交怡的中華小學,單在浮羅交怡島上籌款,無法籌獲建校所需的款項,最終還得到吉打內陸亞羅士打、雙溪大年向廣大華社求助。 喪府傳出華小籌款聲,原因就是他們認為曾文珩一命,突出的是華小的悲歌,華小一直籌款維修、建校,有時還來不及維修,來不及建起新校舍,悲劇就因校舍殘舊、師生受害而唱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