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5

救救华小
吴乃大

Thursday, September 22nd, 2005

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楼坠楼身亡,以身殉职,是单元主义政策的牺牲品。全马华教人士表示极大的震惊和遗憾。 事发后,教育部长希山事后把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说法,是在推卸责任,根本无法掩饰单元政策的灾难性本质。长久以来,借口所谓“全津”与“半津”的区别,使华小不能获得合理的拨款,是曾文珩事件的根源;而这纯粹是人为的划分,并无半点的法律根据。华教界要求希山解释这“政策”的合法性何在,承认错误,立刻废除一切有关的“非法”措施,并补偿曾文珩的损失,并负起扶养曾文珩子女的责任。 其次,教育部有责任采取紧急措施,拨款给所有存在危楼的学校,保证类似不幸事件不再重演。其三,与董教总和有关的各源流学校当局坐下来协商,寻求长远的根治之方。公正党认为,曾文珩的无辜牺牲,无可争辩地暴露了单元教育政策违背公平原则的本质,现在已到了非加以纠正不可的时候了。与其推卸责任,粉饰国政强烈的偏向性,不如正视现实,有“偏差“必改,有错必纠,实行光明正大、开诚布公的教育政策,以谢非土著公民社会。 华教界感到纳闷的是,他宣称正在倾注80%资源推行的精明学校,“不会牺牲非国民学校”的宣传,究竟有多少可令人信服的成分?一边厢,是宏大现代化的精明学校,另一边厢,是白蚁蛀蚀,岌岌可危的非土著学校,事实无情地粉碎了希山所声称的“公平”。我们要求透明化,请希山向广大的华社解释。 白蚁蛀蚀的不仅仅是吉华K校,而是已经蛀蚀了和正在蛀蚀着整个华文教育,岌岌可危的吉华,是华教命运的缩影。当前的任务,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是对症下药,开刀动大手术,实行全面改革百病丛生的教育政策。文告要求教育部长不要违疾忌医,拿出诚意和勇气来,实事求是地面对严酷的现实。 2005-9-15

马华与“白蚁”共存亡?
麦翔

Thursday, September 22nd, 2005

曾文珩不幸事件发生后,华社舆论哗然,韩先生乱了方寸,语欠逻辑。马华领导对韩先生的言论有意无意保持“沉默”,其刁诡处,直令华社怀疑“与华小共存亡”有多少斤两! 韩先生先是谕令华小填“一大叠”文件,三个月内保证处理“危急”建筑物。现又颠倒因果,反主为次,为单元主义粉饰,叫华教人士不知其所云何物。新近在“最民主”的、强调华社利益声中上台的马华领导层,对韩所说所为,不置可否,等于是盖上了默认的钦印。 韩的最新说词有几点值得注意:(1)华社一窝蜂“拚命”(韩部长语)投诉遭白蚁侵蚀,给外人“错误”印象,华小“好像一团糟”?韩先生,你错了,大错特错,华小本来就是“糟得很”嘛,那是因为受到一面倒的“白蚁”长期的侵蚀的缘故,何错之有?(2)华社压力“过大”,华小校长不能专注学术水准的提高(大意)?韩先生,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指出教育部准备令华小校长去做实际上做不到的“荒唐”?华小每周上课50小时为极限,可243方案却企图要华小校长安排超过50小时的课在50小时内上完,这压力大还是董事部的“压力”大?(3)校舍被蛀坏了,上报一年、两年没有下文,而新生报名连年增加,董事部急了,一时又筹不足钱,两头为难,韩先生可曾体会到这有多矛盾吗? 曾文珩老师做了一面倒政策的牺牲品,以性命打开了长期封闭着的闸门,激起华社普遍的反弹,催促有关当局改变一面倒的政策,这分明“好得很”嘛。如果马华“与华小共存亡”是真的,不是假的,此正其时,争取废除或纠正一面倒的政策。可能韩先生神经过敏了吧,却反其道而行,避实就虚,反而对华小指指点点,这恰恰证明,马华其实占错了立场,没有固定的政策,有的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权宜之计。韩先生,如果你不认同此说,很好,欢迎你提出“大道理”来! 华教是一座大“危楼”,受到一大群白蚁蚕食着: (1)243方案企图连根拔起华教, (2)拨款一面倒,连维修都不能,更何况重建? (3)师资长期不足,韩部长解释了又解释,局面并没有好转, (4)华小“滞胀”,几十年来,人口大幅增长,华小不增反减。 随手拈来,就有这么几大条,条条随时都足以倾覆华教大厦。请问,事无论大小,处处、时时都都急就章地临时抱佛脚,华教能免除倒塌的命运吗?象韩先生颠颠倒倒的样子,更是等而下之,到头来,只怕马华本身也成了“白蚁”。话虽如此,韩部长,大可不用担心,“白蚁”可以吃掉华小,决计吃不掉官老爷头上的乌纱帽! 2005-9-19

宗亲姐: 五万令吉的泼款够吗?

Tuesday, September 20th, 2005

宗亲弟,你的不幸牺牲;现出了政府的无能与腐败,滥用广大人民所付的税务,把钱花在不应该花的地方,白象的计划多得说不完,差不多每项工程都涉及滥权,贪污与舞弊。加上花钱如流水的不必要之活动;都非常容易得到泼款。华校的问题在政治的偏差之下;一首又一首的悲歌唱出了我们华裔子弟的心声,政府官员都不是聋子;真要解决问题的话,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吗?马华当家又如何?不当权啊!明明知道在政策上有偏差也有口难言,除了沟通还是沟通;为的是甚么?为的是怕官位不保啊!怎么时候才能放大胆子;大力去争取;为我族人谋应有的福利呢?我们都是有贡献的一群啊!我们都是有纳税的!五万令吉的泼款够吗?不要讲富丽堂皇,连起马的维修都做不到啊!

五万和五百万之差

Monday, September 19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新海峡时报报导,关税局假借官方活动之名,耗资五百万令吉为其总监设欢送会。首相阿都拉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吃惊,闪过他的脑袋的是,即使是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为他设的欢送会也没有花这么多钱。禀告首相,作为马来西亚的华裔子民,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和首相阁下一样,也感到吃惊,但是闪过我们的脑袋的,并不是前年首相马哈迪医生退休时政府花多少钱为他设欢送会,而是几天前吉华K校曾文珩老师因踩上教务处白蚁蛀蚀的地板跌死之后,副教育部长韩春锦赶到现现场,宣布政府拨款五万大元,给吉华K校修补白蚁严重蛀蚀了的校舍。 五万和五百万,相差多少?相差一百倍。小孩子和老人家不必终身学习,也懂得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用母语教的数学和用英语教的数学,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五万和五百万相差一百倍。关税局总监退休,如果真的像新海峡时报所说的花五百万来欢送,那笔钱足够让马华领袖宣布拨给一百间被白蚂蚁蛀蚀的华小,每间五万元修补费,足够让一百间华小的董事部和全体师生向马华叩谢一百次那么多! 现在这个动用公款五百万欢送关税局总监的事件传开来,首相都表示惊讶了,政府方面当然会进行彻底的调查。全国人民都在急切的等待调查结果。在我国人民的心中,我们是多么希望这是新海峡时报没有专业道德,破坏清官的名誉。要不然,我们会因为五万和五百万之差感到不能释怀。我们也要让首相明白,我们把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和五百万元欢送关税局总监这两件事情作比较,是因为这样强烈的对照,才能突出一些政府官员处理问题时的荒谬。我们绝不是要把事情政治化。 曾文珩老师事件发生之后,举国哀痛,尤其是华社各界,纷纷发表意见,都从曾老师的死谈到华小所得拨款太少的事实,即使是马华拥有的南洋商报,也列表指出在第八大马计划下,华小人数占全国小学生总数的20.93巴仙,但是所得发展拨款仅占总数的2.73巴仙。凭这数字,许多人要马华解释,宣称当家又当权又要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什么对这些数目字视若无睹?在党选期间替自己宣传而讲话讲到喉咙沙哑的马华领袖们,到今天都还没有回答华社的这一个疑问。 答案是什么,华社在等待。9月16日,星洲日报报导黄家定强调:“拨款维修危楼不应该被视为华小课题,因为不只华小面对校舍不安全的问题,许多国小和印小也一样。只不过教师从危楼跌下惨死的不幸事件,刚好发生在华小。”报导说:“他促请各方理性看待这个课题,而不是把它视为华教问题。他也不希望有人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言下之意,把这课题视为华教课题,就是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 既然马华已经站出来警告华社,不要把曾老师跌死事件视为华教问题,不要把这课题政治化和制造任何负面印象,相信华社今后再也不敢追问发誓和华小共存亡的马华,为何当家又当权却让占总数20.93巴仙的华小学生只享有2.73巴仙的发展拨款?他们只好转过身去向首相表达他们的看法:用五万元修补白蚁蛀蚀的华小,比起用五百万元去欢送一个关税局总监,相差一百倍,不是我们要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和制造负面印象,而是这事情确实太离谱了!请首相关注和出面协助华小。

林佩文: 将悲伤化为力量

Saturday, September 17th, 2005

曾夫人: 对您丈夫伟大为华社牺牲,我献上深深的谢意与祝福。 祝福曾老师走得安详,走得无牵无挂,保佑他在天国为华社争取到更多的公平和社会安宁。 希望您能将悲伤化为力量,好好教育您的一对活泼可爱的子女。更希望您能照顾自己的健康,因为您的子女和很多华人子弟更需要你的照顾和指导。 如果曾老师伟大的牺牲能够唤醒政府,早日拨款让吉华K校重建,我建议校方能以曾老师之名命名一间课室。更希望教育部能负责您一对子女的教育基金。 祝 安康 ,快乐。 巴生 林佩文上 17.9.2005

徐昭德(吉隆坡@朋友〕: 你已去美丽的世界,所遗留的爱不会白费的!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虽然我不是他的学生,但并非不会不伤心。只是为他哀悼过! 舒服多了,老师的遗言是什么?他给我的启示是: 遗爱在人间,老师要教导我们是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悲伤,他会很伤心,因为他不想要让他所爱护的人或爱护他的人所伤心。而辜负了他的一番教导, 他的成就 - 就是要我们去帮他完成他的心愿。我的看见: 老师的丧失让我们更要注意这件事情! 不要只会难过,而让这种事在此发生悲痛的事。 热爱生命!就从你我做起。。。 曾老师: 你已去美丽的世界,所遗留的爱不会白费的! 安心去吧! 曾老师的家人要振作起来,不要让老师有牵挂。安息,让他更好。。。

碧芳: 有话向曾文珩老师说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在报章读到头条大標題,亚罗士打吉华K校白蚁蚀楼板, 教師二楼墜下跌死。 私心在做怪,心想最好不是我認識的,再看看照片,非常熟悉的面孔,閱到曾文珩這三個字。心想怎么會是他 – 我的中學同學. 一樁我似乎已忘了的往事又顯現. “初三那年,負責藍隊運動會的選拔導師要我參輿100ç±³, 200ç±³,400ç±³, 4 x 100ç±³, 4 x 400ç±³ 的賽跑項目. 但是我只想參輿100ç±³, 200ç±³ 及 4 x 100ç±³ çš„é …ç›®.激怒了負責導師, 她說如果不參輿400ç±³ å’Œ 4 x 400ç±³,那就不必參輿全部競賽項目. 任性的我馬上套上校裙離開, 已忘了是不是文珩跟隨住我勸回去, 只記得他延續幾天勸了我幾次.不過我始終都沒回心轉意. 到了高一那年, 在選拔賽要進行時,文珩又跑來勸我參加,不過我沒參輿. 又一年過去了. 高二時,他乃然勸我參加.我還是堅持不參輿. 不過當我見到他好像對其他同學說,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語道 –非常可惜, 碧芳不參輿. 心想好吧, 今年就聽文珩的勸說參輿選拔賽. 可是在選拔賽還未開始之前我已轉校到檳城唸書了. ” 我想, 除了文珩, 其他同學早就忘了我曾經代表藍隊參輿賽跑項目. 文珩不幸逝世的消息, 起初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再深一層的想, 人有生就有死嘛.如果文珩的死,能喚起社會的關注,华小的命運有所改善, 那么文珩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文珩菩薩! 乘愿再來吧! 碧芳 寫于吉隆坡 16-09-2005

Deceased teacher’s photo for Hisham and his men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The tragic death of schoolteacher Chan Boon Heng should not be in vain and Parliamentary Opposition Leader Lim Kit Siang makes a suggestion. He wants Chan’s photographs to adorn the offices of the education minister, deputy minister, the parliamentary secretary, director-general and state directors. This, he stressed, would serve as a ‘constant reminder that educational […]

教育部应挂曾文珩遗照
提醒官员教育失策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建议,将曾文珩的相片挂在教育部高官,包括教育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总监及州主任的办公室里,以不断提醒官员的教育失策,不仅阻碍国家进步,更夺走人命。 他在文告上表示,记念曾文珩的唯一方式,就是政府必须承诺,因校舍破烂与不安全而造成师生丧命的惨剧不会重演,这包括国民学校、华校或淡校在内。 国家教育已遭白蚁侵蚀 针对一些报章把有关惨剧形容为“异常的意外”(9月16日海峡时报),林吉祥表示,“曾文珩的牺牲不是’异常的意外’所造成,相反的行事疏忽造成校舍破烂与不公平的教育制度才是真凶。其实,它象征著国家教育制度的楼板,正受到白蚁的侵蚀。” 针对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昨日说,自希山慕丁出任教育部长后,就不断的巡视超过40间学校,包括国民学校在内,以了解有关校舍是否安全,林吉祥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希沙慕丁显然未下足功夫。 “希沙慕出掌教育部18个月后,巡视全国中、小学校不到5巴仙的总数。全国有约10万间学校,是否要教育部长抽出时间亲自巡视之后,有关学校的师生才享有安全?” 他表示,“在国家庆祝独立48周年的国庆月里发生曾老师壮烈牺牲事件,不禁使人感觉伤痛,忆起建国将近50年后,国家教育发展的丑陋一面。” 国会应批章瑛紧急动议 另一方面,林吉祥也表示,国会议长南里应批准章瑛所提出的紧急动议,让希沙慕丁有机会向国会议员及国人报告,其部门将采取甚么紧急弥补措施,来鉴定及纠正国内的所有破烂与不安全校舍问题。 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已经通知国会,要求在周一紧急辩论曾文珩事件,以及国内的破烂与不安全校舍对师生性命与身体构成威胁的问题。 “紧急辩论也能让希沙慕丁成立一个教育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直接参与监督国家的教育发展,包括确保曾文珩惨剧不会重演。”

从拨款看当家当权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05

杨白杨(《当今大马》中文版专栏) 曾文珩老师从吉华K校教务处踩中白蚁蛀空的地板而跌死之后,我国几家华文报连日来大事报导,尤其是9月14日,各报都以封面头条报导了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征得教育部长希山慕汀的同意之后,在内阁报告曾老师踩空白蚁蛀空地板而跌死事件,提出华小亟需拨款修补校舍的问题,内阁接受黄家定的请求,决定拨出特别款项给教育部,以协助各源流学校维修校舍。不只华小,国小和淡小也应该感激曾老师。 南洋商报报导说,曾文珩老师的遗孀黄丽根在安抚哭唤爸爸的孩子时说:别哭,爸爸死得很伟大!确实,曾老师死得很伟大,他的死,唤醒了沉睡的大人先生们,他们不知道全国多少间华小已经被白蚁蛀蚀,他们甚至不知道全国一千多间华小每年所得的维修拨款是多少,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师生在不安全的环境下上课,他们对华小的拨款申请不理不睬,他们忙于争党职,抢官位,找门路,忙于建筑堂皇的世界之最,忙于花数以亿计的金钱送马来西亚太空人上太空吃煎饼喝拉茶,忙于四出训导国人如何做有道德有学问的人,甚至忙于训导国人要多读圣贤书,他们真是忙昏了头脑,曾文珩老师的死,让人们看到他们都抢着出来表示关心和同情,当然他们不敢说曾老师死得伟大,因为曾老师越伟大,他们就越渺小了。国人等着瞧,谁会利用这个事件,利用曾老师的死换来的内阁特别拨款来领功劳,如有这种现代圣贤,就更是叫人摇头,叫人为曾老师难过了。 因为曾老师跌死,大家怪完白蚂蚁,就怪政府给华小的拨款太少,少到什么程度呢?9月13日东方日报在第4版登出一个表,列出1991年至2005年各大马计划各源流小学发展拨款。这个吉打董联会提供的数字表,里头有令人不敢相信的数目字。比方说第八大马计划下,国小拨款占总数的96。10巴仙,华小拨款占总数的2。73巴仙。在这个表的正正上面,是一则标题为“黄家泉驳斥当家不当权”的新闻。当时我心想,马华代表华人在政府里当家又当权,华小的拨款应该不会少到这么难看吧?。会不会是东方日报错误地引用了不确实的数目字?我很怀疑,我胆子也小,所以我在这之前有关这事件的专栏文字不敢引用这些数目字,怕引了错误的东西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事隔两天,马华的南洋商报第10版出现了一个“70年代至2005年各源流小学发展拨款”的图表,这个表比东方日报的表更详尽,不过相关的数字和东方日报所登的数字竟然一样,比方第八大马计划下的国小拨款占总数的96。10巴仙,华小的拨款占总数的2。73巴仙,没错,南洋商报也这么登。由于这个数字是登在宣称当家又当权的马华所拥有的报纸,所以我才敢在这里引用,如果只是登在那家被指为“极端仇视马华”的东方日报,我是不敢引用的。我怕当家又当权的领袖指我们反政府。 南洋商报登出来的数字显示,在2001年,华小学生人数占各源流学生总数的20。93巴仙,但所获2001至2005年第八大马计划的发展拨款只占总数的2。73巴仙。对当家又当权的马华公会来说,这个议题大不大?在刚过去的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几个月的马华党选运动中,马华党中央、马青及妇女组的几百个候选人中,有谁提出这个议题呢?他们只会指责党外人士指他们逃避政治,逃避议题。但是现在曾文珩老师的死带出了这个华小拨款太少的大议题,马华拥有的报纸登出来的数目字已经说话,宣称与华小共存亡又宣称当家又当权的马华领袖们,华社等待你们一个堂堂正正的解释。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