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设网页
纪念已故曾文珩老师

就在人们纷纷通过媒体,对吉华K校已故教师曾文珩的意外身亡表示震惊与惋惜时。曾老师教导过的一名毕业生,选择以设立网页的方式,来纪念这位他毕生难忘的老师,同时表达本身对当局的满腔不满和愤怒。

今年22岁的网站软体编写员黄琮正在网页上表示,“曾文珩老师是我在1994至1995年就读吉华H校的恩师,他的鼓励、欢呼和教导让我毕生难忘。”

黄琮正今天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诉说他设立该网页的目的,“希望网页能够让同学和老师们,铭记曾老师对华校的付出,也提醒有关当局,他们的疏忽让国家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这个刚于昨夜诞生的网页,虽然设计简单,但是却收集了各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并提供了一个让浏览者向曾老师留言的空间,字里行间仍然让人感觉到黄琮正对老师的深深缅怀。

他表示,由于网页才刚诞生一天,也缺乏管道宣传,因此尚未有人在网页上留言。

吉打亚罗士打吉华K校教师曾文珩,因为意外踩空蛀蚀的楼板而不幸跌死的事件,在华社掀起了层层议论,凸现华小长久以来缺乏资金维修校舍的问题。

曾担任篮球队教练

黄琮正将本身和曾文珩老师之间的一段师生情,向记者娓娓道来,“当时的曾老师是吉华H校的老师(后来转去吉华K校),是我5年级的篮球教练”。

“当时我们的篮球队并不优秀,校长也没有给予大力支持,但是老师仍然争取每一个出赛的机会,带领我们这群小瓜南征北讨。”

“我们因为技不如人而频频吃败仗,但老师总是不断鼓励我们,告诉我们比赛胜败不是关键,吸取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次我们侥幸赢得比赛,老师就请所有队员到学校食堂去大吃一顿。”

谈起这位平易近人的老师,黄琮正一扫之前的忧愁,开始露出笑容。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老师遴选篮球校队成员的过程。欲进入校队的学生都必须投入一粒罚球,还记得当时我投不进,再三向老师求情后,他仍然叫我回去上课,就在我垂头丧气的离开球场时,老师把我叫住,给我多一次机会,就这样我成功挤入校队,和老师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

“除了在球场上的教导,每当我有什么心事或学业上的问题时,我都会向他倾诉,而他也会不厌其烦地开导我,给我鼓励。”

虽然曾老师并非黄琮正的科目老师,但是他们的师生情却比他人来得深厚。

“我常在放学后骑脚踏车去找老师谈天,老师也不时在放学后驾车送我回家,记得我在考完小六检定考试后,老师经常在上课时间里,带我到其他学校去观摩他校的篮球赛。”

谈及曾老师对他的影响,黄琮正表示,“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乐观看待事物,他总是逗我们开心,要我们乐观面对挫折”。

师生情深

原来曾老师和他家庭的关系,一早就已经开始了,“我的父亲和曾老师是中学同窗,我和父亲在1998年的新年有拜访过老师,但是之后就没有联络了”。

谈到老师在学校以外的活动,黄琮正表示,曾老师不但在学校内推动许多活动来协助学校的发展,课余时间更到当地的佛教会去当义工。

他通过网际网络将这起意外告诉了许多在国外念书的同学,他们也都感到万分悲伤与惋惜。

感到不满与愤怒

对于曾老师的意外,黄琮正除了伤心惋惜,他也感到不满与愤怒。

他认为政府不应忽视华校问题,应该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当局就是因为忽略了吉华K校之前修复校舍的要求,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这样的厄运若没有在曾老师身上发生,可能也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政府是不是要等到再有人死了,才愿意采取行动?”

最后他无奈地表示,“好的老师已经越来越难找了,但我们还是白白牺牲了一名好老师”。

有话对曾老师说....